卢麒元 | 中国课征直接税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直接税,是政府向纳税人持有之资产、资本利得、劳动所得等法权物直接课征的税赋。其特点是被征税之法权主体清晰透明,无法隐瞒或转嫁。直接税,包括遗产税、赠予税、离境税、房产税、利得税、所得税、数据税、社会保险税等等。直接税,多为累进制税赋,体现了量能纳税的原则,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是现代文明的标准制度配备。在古代,我国的清明盛世,皆以田赋等直接税为政府收入之主体;现代以来,西方发达国家,皆以房产税等直接税为政府收入之主体。

我国当代税制进化颇为复杂。五十年代,我国完成工商业改造,国营企业税收以利润形式上缴,建立了我国政府以间接税为主体的税政模式。八十年代,启动利改税,重新建立了现代税赋体系。八十年代,我国私人财产极为有限,我国私人收入十分低下,国家税收不可能针对私人法权物直接课征。所以,八十年代,复建税政体系,仍然延续了间接税为主体的模式。九十年代,人民收人逐渐增加,本应建立直接税体系了。可惜,风波之后,中央财政极度困难,投机性地采用了香港的土地财政制度,贻误了建立直接税这个现代税政的进化过程,形成了以超级地租为主体的极度扭曲的间接税模式。一般而言,超级地租是指,居民在房价或租价中支付的类税性支出。举例,月收入1000元,月供楼款或月租金最高水平应低于300元,超过300元之供楼款或租金既为超级地组。例如,月供楼款或租金为500元,支付的超级地组为200元。超级地租,是最无耻的间接税,它构成国民对国民的残酷剥削,它成为政府与个人合谋的犯罪行为。收取超级地租者,不仅仅是各级政府以及官员,地产商和房东也是受益者。各国经验证明,遏制超级地租的唯一有效方法,就是直接税。1994年分税制后,超级地租获益者组成了强大的利益集团,主导了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机构以及教育、学术、传媒,致使直接税立法整整二十四年被刻意压制以致於至今鸦雀无声。

推迟直接税的后果是明确的

第一、我国出现了严重的分配不公,我国的基尼系数从1981年的0.288上升到2016年的0.465。考虑到统计误差,我国的基尼系数应远高于0.465(预估已经接近0.6),已经远远超越0.4的警戒线,进入到社会风险高危阶段。事实上,维稳经费与基尼系数成正比,维稳经费与直接税成反比。延迟征缴直接税,已经造成我国国家治理上的严重困扰。

第二、我国的超级地租制度,导致了生产要素严重错配,资本逐步脱离实体经济进入房地产投机。随着房价过度膨胀,我国出现了资本大规模逆向流动,人才与资本大规模出逃,实体经济遭受重创,各类投机行为猖獗,经济增速严重下滑。我国在尚未完成工业化升级的时候,竟然提前开始了去工业化。我国实体经济资本积累率狂降,我国整体资本积累率严重下滑,我国竟然提前十年出现了经济衰退的迹象。

第三、由于直接税迟迟不能出台,房地产失控叠加金融失控,高杠杆下超级地租几何级膨胀,迅速制造了我国新兴的寡头和财阀。寡头财阀垄断了立法、司法、行政,导致了恶性的贪污腐败和投机倒把,社会风气彻底败坏,社会秩序遭到破坏。我国社会的整体道德水平令人堪忧,教育、学术、传媒乌烟瘴气,全社会充满了戾气。寡头财阀毫无节制,破坏自然环境后,又破坏社会环境。我国在富裕之后,出现了可怕的移民潮。

第四、由于实体经济出现问题,导致美国等西方国家趁势发起贸易战和金融战,使我国遭遇建国以来严重的、全面的、颠覆性的社会危机。由于,我国迟迟不肯开征直接税,放任超级地组的野蛮掠夺,我国的制度优势无从谈起,精英阶层缺乏安全感,底层民众缺乏获得感,全社会处于迷茫之中。以致於,西方列强,敢于在自身衰落过程中公然挑战崛起的中国。

我国建立直接税的必要性已经无需赘述

2012年以来,我国仍然存在推出直接税的时间窗口。但是,由于境内外利益集团的阻挠,我国被迫採取了高压反腐的策略,以期能够将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理顺。虽然我们在治理寡头财阀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我们也耽误了整整六年的宝贵时间。最遗憾的是,我们至今未能将反腐败成就锁定于直接税,以使反腐败成为永久的法律制度安排而非政治运动。好在,特朗普先生急性子,过早地发起了贸易战,在直接税时间窗口尚未关闭的时候,给我国全体国民上了一堂普及税政的公开课。影艺明星们,也在关健时刻,让全体国民看到了我国税政的腐烂程度。老百姓开始明白,税政如此糜烂,何谈治国理政。必须说,直接税不仅必要,而且已经变得十分迫切了。

事实上,我国已经具备推行直接税的一切条件。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区块链技术的运用,已经使得私人法权物的公示和精算毫无障碍。如果问:为什么仍然迟迟无法推出直接税?那么,只能说,人民群众尚未获得人民立法权;最高决策层仍缺乏足够的道德勇气。又或者,上下左右都存在认识误区。直接税,对普罗大众的好处不言而喻。但是,直接税对利益集团的好处却缺乏认识。须知,课征直接税也是私人法权物确认程序,此举将使得精英阶层利益合法化并得到终极保障。最高决策层必须清醒,唯有直接税,可以真正根治腐败,可以结束人才与资本外逃,可以让人才与资本重回实体经济。也就是说,中国的工业化升级,中国的新一轮高速增长,皆有赖于直接税的推出。势利一点儿说,直接税将创造十年牛市。甚至也可以说,直接税将成就一代伟人,使这代领导者们彪炳千秋。

此文,当然不是檄文。我们无意于追究任何人的责任,我们甚至认为这是共和国成长过程中躲不过的烦恼。我本人并不特别痛恨寡头财阀,反而同情他们未来的境遇。他们,多数是我的同龄人,他们为国家和人民曾经做出过贡献,他们也不想得罪神明并永远地背弃祖宗,他们也不想他们的子孙们背负三世骂名。给他们一个机会吧,让他们用直接税完成救赎,也让他们有机会重新为人民服务,也让他们有机会创造价值报效祖国。

我知道,思考需要历史感和空间感,需要有足够的空间宽度和时间纵深。我无意于批评现行制度和政策的投机取巧,我知道一切都是历史行进的必然过程。但是,我必须说,不要再谈工具箱了,不要再谈供给侧了,不要再搞百纳衣式的缝缝补补了。请注意,只要超级地租在,任何缝缝补补都是在维护既得利益,根本无法开创一个伟大的新时代。新时代,如果能够到来,唯一的标志就是直接税出台了。许多人问,何为新社会主义的标志?我的回答是,建立完成合理的、系统的、有效的直接税征缴体系。是的,直接税将形成中国强大的中产阶级,他们最终会拥有人民立法权,并形成社会的高度自治。站在哲学的高度,这也是人类文明的必然归宿。不必计较一人、一时、一地、一利的得失,站到历史和哲学的最高处,勇敢地迈出共和国最伟大的一步吧!

让我们一起高声呼喊:直接税!直接税!直接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鹰盲🦅 » 卢麒元 | 中国课征直接税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赞 (19)

评论 8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dwzq老卢受皇上招安试探针对股市期市汇市课征 capital gains tax 群雄并起奋力抗争Reply
  2. 西游记不存在大的Reply
  3. NTTT文中弥漫着奇怪的味道Reply
    • 4这是他在微博上发的,层层监察下,当然会有怪味,没怪味能发出来么?另有一篇《寡头与财阀》味道应该合你胃口!Reply
  4. mk小学生就是权贵财阀,让他出直接税干自己吗Reply
  5. 屁民收直接税是不可能收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收了。也只有让屁民们共克时艰才维持得了生活。Reply
  6. 木木猫你先看看你有多少福利再来说税吧。。。Reply
  7. adam收你麻痹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