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麒元:应对贸易战的策略

中美贸易战已经无可避免。搞清楚对手意图,选择我国最佳应对策略,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

美国发动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并非特朗普总统心血来潮,这是蓄谋已久的战略部署,是美国应对中国崛起的总体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美国应对中国崛起的总体战略,包含了政治、经济、军事、外教、教育、文化等全方位的策略。其中,美国惯常使用的经济策略包含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制造经济泡沫的阶段;第二阶段,是引爆经济危机的阶段;第三阶段,是接管经济主权的阶段。贸易战,是第二阶段,刺穿中国经济泡沫并引爆全面经济危机的手段。观察近年来美国对华的总体经济战略,历经两任总统,沉稳而执着,老辣而凶狠。在奥巴马时代,美国推动中国四万亿计划,世行推进中国金融开放,目的性是显而易见的。到了特朗普时代,中国已经陷入高负债陷阱,用贸易战引爆经济危机的条件已经成熟了。于是,贸易战开打。直言之,不见到中国爆发全面的经济危机,美国绝不会善罢甘休停止贸易战的。很遗憾,我国学界和政界,弥漫着一种不切实际的和平幻想。心存幻想的管理层,如少女对流氓般一味迁就,让人觉得十分幼稚且非常可悲。这种幻想,导致了一系列的误判,贻误了应对贸易战的最佳时机。也许,我们只能在经济危机中迎接贸易战了。

事到如今,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如下几点:第一,贸易战不可避免;第二,贸易战不止于贸易;第三,贸易战是持久战;第四,贸易战的痛点在国内。上述四点,前三点已经不需要解释了。笔者重点解释第四点。贸易战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引爆中国全面的经济危机。能否阻止爆发全面的经济危机,才是贸易战决胜的关键。攘外必先安内,这才是重中之重。安内,就必须解决资产泡沫问题,这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主动刺穿经济泡沫,在仍然有能力控制风险的时候完成经济结构调整,这是目前最佳的策略选择。笔者知道,管理层机会主义盛行,他们在侥幸心理下迟疑不决。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迟迟不肯刺穿泡沫,客观上促成了境内外资本高位套现,成全了资本暴利的胜利大逃亡。逻辑上讲,这是在资敌,这在战争年代属于叛国罪。超高资产价格,加上超高汇率,已经让三万亿美元出走了,这样大的历史责任谁负担得起?若提早阻止资本外逃,刺穿泡沫,工业升级,何来贸易战?当然,此刻,刺穿泡沫,绝非轻松。但是,这是应对贸易战的唯一方法。放血排毒,不得已而为之。况且,陈明利害,获得民意,仍然可以度过难关。再犹豫,恐怕将万劫不复了。

笔者对我国官场感到厌恶。我国最大的问题,不是政府要面对着什么问题,政府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笔者惊讶外交人员的小伎俩。比如,搞搞大豆玉米的贸易战,捅一捅特朗普的票仓。然而,这有意思吗?你们以为,换了特朗普,就没有贸易战了吗?笔者也奇怪商务部的小算盘,贸易战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你们计算了对方抗损伤的潜力了吗?对手已然度过了经济危机,而我们刚刚进入经济危机,这逻辑不幼稚吗?自身危机重重,竟然还敢惹祸,身为重臣拿国事当儿戏。就策略而言,示人以弱,动之则强。怎能示人以强,而动之则弱呢?这是战场,不是国内走秀的会场。战争,没有规矩,出手则必击其要害。诸公倒好,撩猫逗狗,激其民愤,激其勇气。你们知道对手真正的弱点吗?不知彼,贸然出击,将国家陷入被动。你们的反应,早在对手意料中,这样下去胜负已经不须讨论了。笔者惊讶,讨论关税,竟然没有一个财政专家。贸易战,形式上是关税战。何为关税?国民福利税啊!衮衮诸公,你们真的算清楚了吗?易言之,关税战意味着大规模输入通货膨胀,你们真的以为全国人民都准备好了吗?为了几个独角兽,你们竟然提前耗尽公帑,上了对手的圈套而浑然不知。笔者努力相信你们是无知的,笔者真的不敢深想你们是否有其他。战前,不精算,不储备,拼命放水,肆意开放,虚耗国力,这是怎样奇葩的一群官僚啊!他日战败,必须为你们记上浓重的一笔。

谈谈应对策略吧。中美贸易战,从一开始就超越了一般意义的贸易范畴。美国对中兴通讯的处罚,已经超越了经济纠纷,而是使用美国国内非贸易法,进行政治意义的非对称打击。这意味着,中美贸易战,并没有清晰的战线。也就是说,这是一场,包括军事行为在内的全面对抗。我们必须建立全面对抗的思想准备。全面对抗,意味着我们可以打的牌并不仅仅局限于贸易领域。这也意味着,中美关系进入到一个崭新的阶段。从战略合作,走到了战略对峙,未来有可能是战略对抗。我们不主张对抗,特别是不主张全面对抗。但是,合作的基础是尊重,我们必须用实力赢得对手尊重才有合作。上合组织,给了中国一个很好的平台,我们不得不走向另一个前台了,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复杂的春秋战国时代了。贸易战的准备工作,重点在国内。我们必须建立起来强大的抗打击能力。刺穿泡沫,调整结构,积蓄实力,积极发展,广泛合作,打一场超越国界的人民战争。同时,我们不能一味地阵地战,我们不能只是被动挨打,我们必须学会外线作战,建立境外稳固的根据地。基于上述认识,笔者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必须刺穿资产泡沫,阻止资本高位套现。

由于我国未能建立现代财政制度,我国税收过度依赖间接税,而我国财政又缺乏宪政约束,以至于我国地方政府无限扩张,地方财政收支强烈依赖土地财政。通过炒地来增加地方财政收入,致使房地产行业严重的经济泡沫。资本通过高杠杆大举介入,在房地产中获得惊人暴利,这些资本暴利无法得到法律保障,必然在特定时段出现大规模外逃。过去六年,是资本外逃极其严重的时期。总规模可能高达三万亿美元。如此大规模的资本外逃,必然带来资本积累率大幅度下降。我国实体经济投资不足,经济增长出现严重下滑,我国开始出现去工业化的景象。资本抽离实体经济,杠杆转嫁给老百姓,为残酷的经济危机埋下了伏笔。为了阻止形势继续恶化,我们必须刺穿泡沫。同时,我们必须阻止资本高位套现和杠杆向民间转移。

第二,必须主动调低汇率,阻止资本高位离境。

考虑到资产价格已经形成的严重位差,我国现行的汇率已经严重的脱离实际。我们认为,我国资产价格严重高估了,与之对应的汇率水平也存在严重高估。资产价格高估,加上汇率高估,必然导致资本迅速离境。考虑到资产价格调整的稳定性,不能出现塌方式的价格下跌,就必须一次调整汇率到相对合理的水平。由于汇率问题的敏感性,我们主张汇率调整一步到位。在贸易战初始阶段,我们可以首先使用汇率手段。例如,我们可以将汇率一次调整到7.8。一方面,我们可以以此对冲关税,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锁死外逃资本。同时,我国应关闭香港的洗脚盆功能,我们不能无视借香港外逃资本对香港经济的严重破坏。无论是道德上亦或是法律上,我们没有理由为外逃资本提供转运码头。我国外汇储备貌似庞大,实则相对于外资本利并不富裕。必须及早采取措施,为应对突变留下余地。

第三,必须启动水污染和碳排放治理的八万亿投资计划,消化经济危机中的资本剩余和劳动力剩余问题。

我国仍然有公共设施建设的巨大空间。我国水污染治理刻不容缓,且工程量巨大。我国70%的水未经处理而排放,水污染治理可以带来明确的经济效益。我国政府应引导资本暴利转向此等领域,而不是以开放之名助其离境。同时,我国碳排放解决方案也需要巨额投入,全国林木再造工程量巨大,且经济效益明显。我国人民币的备兑支付基础需要硬通货,我们需要未雨绸缪,做碳排放权储备了。只要我国启动此八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我国的劳动力就业就有保障,我国剩余资本就得到利用。同时,我国剩余产能也能得到有效的释放。只要留住了资本,只要解决了就业,解决了产能过剩问题,我们就能挺过经济危机。

第四,必须启动上合组织的马歇尔投资振兴计划,消化人民币过剩资本和制造业过剩产能。

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主要障碍是资本投入问题。上合组织成员普遍有资本匮乏的问题,就是他们的资本积累率偏低。我国拥有人民币资本的无限潜力,我们需要仿效马歇尔计划,提供上合组织成员国长期援助计划,以无偿和低息贷款方式,向中亚地区大量输出资本。换取我国需要的粮食、能源、原材料等战略物资,与此同时输出剩余劳动力和过剩产能。同时,在中西亚构建一个庞大的陆上人民币经济特区。如果,我国可以构建一个二十亿人口的人民币经济共同体,我国将可以应对任何外部的经济封锁。当然,也足以应对美、欧、日、澳、加联手的国际贸易战。

第五,必须挣脱中美夫妻论的捆绑,重返第三世界,团结第二世界,重建新型的世界秩序。

我国在特定时期,必须依托外部信用,获得国民经济的迅速增长。建国初期,我们借助了苏联提供的信用,实现了快速的资本积累,迅速实现了工业化。改革开放后,我们借助了西方资本,主要是美国提供的信用,实现了国民经济的腾飞。事实上,中国经济体系已经足够庞大了,任何外部提供的信用都不足以支撑未来中国的经济体量,我们必须依靠自身的努力建立人民币得信用体系。建立人民币信用,一方面要靠我们国内的法律制度,另一方面要靠人民币信用的海外扩张。如何处理与第三世界的经济关系,是人民币扩张的首要问题。人民币国际化,本质上是人民币信用海外扩张的结果。对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信用输出具有决定性意义。同时,老欧洲和日、韩、澳、加处于观望期,他们也需要世界形成新的稳定机制。如果,中国可以提供共赢的发展方案,第二世界国家无疑会向中国靠拢的。那时候,美国的贸易战将成为自我毁灭的战争。

第六,必须在美国中东策略上形成反制,在非贸易领域进行风险对冲,迫其结束贸易战。

美国必须为盟友以色列解决伊朗拥核问题。解决这一问题,必须获得中国的全方位支持。中国是伊朗最大石油进口国,也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没有中国配合就不存在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此外,中国可以成为伊朗武器的主要供应国,可以支持伊朗新的建军计划。中国不可能在贸易战模式下,实施美国主导的制裁伊朗的措施。同时,在叙利亚等热点问题,中国也不可能在贸易战前提下,与美国达成过往的战略默契。必须让美国人明白,投弃权票的时代结束了,美国正在为他的所有的敌人制造一个强大的后台老板。既然是全面对抗,美国就不得不付出贸易战以外的政治军事代价。除非,美国回到谈判桌上,重新开始双赢的战略合作。

笔者一向主张辩证。没有两次世界大战,德国不可能消灭容克地主的财阀专政;没有两次世界大战,就不可能出现苏维埃帝国,就不可出现席卷全球的社会主义运动。对中美贸易战,不要总看到问题和风险。也要看到积极的一面,要看到事物好的一面,引导事物向积极的方向发展。我们要感谢特朗普,他做了中国思想家做了六年而毫无成效的工作。无论如何,他敲碎了管理层的幻想,唤醒了沉浸在梦中的中国人民。如果,中国最高决策层能够及早醒过来,认认真真解决影响中国发展的痼疾。那么,贸易战也许对中国就是一件好事。说来无奈,我国领导人确实没有勇气刺破泡沫,若非贸易战此事可能还要拖到四年之后,要感谢特朗普为这个愚蠢的病人强制性放血排毒。虽然很痛,但确实可以救命。更为重要的是,在中美贸易战之下,我们可以独立地推进一带一路了,我们也许可以更为顺畅地实现人民币国际化了。此外,严峻的形势,也可以倒逼改革,我国的直接税改革可能要加速了。有所失,必有所得。失去一些坛坛罐罐,我们将拥有更加辉煌的未来。​​​​

赞 (1)

评论 9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江湖人称小威假大空全文放屁没一句实用文字Reply
  2. _h观点很好,结果是没救,这个体制已经丧失了纠错机制了,不撞南墙不回头。Reply
  3. 你爸爸你们这些狗腿子,哎,洗洗睡吧,没人听你们叫唤了。Reply
  4. 过了5百年就觉得吧,“我们感谢特朗普”这句还是有一定道理。Reply
  5. 青衫不要高估了人群的耐受能力,更不要低估了体质的无耻程度,这两点就是科班出身经济学家一直说崩但未崩的主要原因。Reply
  6. zimupingyin第一,体制决定了你说的都是没用的废话。第二,文中刺破泡沫是要点,至于你说的像中亚等国家购买什么什么,这纯粹不可能的事,他们的市场太小,再说我们一带一路不就是这么做的吗?诟病颇多。第三,依靠这些国家稳定人民币,你想多了吧,他们比我们都差劲,看看委内瑞拉、巴西、土耳其、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亚、南美国家,自己都解决不了自己问题,政府毫无约束,比中国更加贪得无厌。第四,伊朗固然有美国的制裁,但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己国内通胀、民不聊生,谁都救不了,中国救是自己找死。Reply
  7. happylian卢麒元老师的系列文章非常具有启发和实践性,而且在国内也经常被删,建议设立专栏存档,关注量会不错。Reply
    • 鹰盲谢谢!Reply
  8. 叶开0088万亿?你怎么确保不进房地产?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