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军:喜剧片不卖座,要怪中兴拉高了全民的笑点

喜剧片不卖座,都要怪中兴拉高了全民的笑点

有朋友说最近写的东西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比如中兴禁令。

第一波领导们偷鸡摸狗被抓了现行,人赃并获的被上告到法庭,那头大领导竟然死活没敢去美国打官司,原因是听说老美曾经把另一家公司干了这种事的领导当庭宣判之后扔进了监狱,所以,这场历时三年的官司输赢已经毫无悬念,连最后的罚款金额都没人敢来讲个价。

有这么个怂蛋当最高执行官能引领出什么样未来的企业?你说可笑不可笑?不过在公司内部可是没人敢冒犯这个怂蛋当虎威的,直到这一场奇耻大辱之后被调离为止。

于是中兴终于迎来了第二波的带路人,而且是老王认为迄今为止胆子最大的一个,胆子不大,敢继续执行刚刚交完罚款的鸡鸣狗盗的那些事儿吗?胆子不肥,敢逼着一个以色列籍律师帮伊朗搞建设吗?这特喵的跟逼着穆斯林去屠宰场杀猪有啥区别?胆子不是长毛儿了,敢在逼着以色列人投奔祖仇怀抱遭到抗议之后大发雷霆的把人家炒鱿鱼吗?胆子不是没边了,敢在被这个律师拿着全部材料跑到FBI上访之后,只身赴美吗?

冲这点,除了智商之外,勇气和担当就都比前任强一大截。

换谁听说这些事能严肃得了呢?特别是当你看到此次被判罚款之外,万恶的美帝还增加一个死活要把这个傻大胆和他的管理层团队全部开除的特别条款,我反正实在是绷不住笑的,一边写一边拍着大腿笑,老婆儿子差点儿以为我犯了什么毛病。

何况看到这里的时候才看完一半,嗯,正好一半。

因为第三波换上来的领导是个和事佬智多星,熟读《孙子兵法三十六》会唱《儿歌三百零八首》真可谓是胸怀锦绣满腹大便,掐指一算便计上心头,美帝万里之外,怎知瞒天过海?罚款交了,人嘛,都是老熟人托了关系打了招呼写了条子的,开不开除美帝哪里能够晓得,倒不如送个顺水人情。只是一时不察,没计算到留下的和新晋的与自己带来的猪队友太多,把本该开除消灾的那些人真名实姓的公布在公司年报、财报以及年会先进优秀员工的颁奖典礼名单上。更没想到美帝FBI与商务部这么厉害,竟然懂得上网,还能用翻译器认识中文,得,这一波智者又被一勺烩了。

心来的这波领导面对这样一个外焦里嫩的烂摊子,实在是被煮得焦头烂额,但既然临危受命背负着企业的使命民族的未来,硬着头皮带着法院传票单刀赴会,在企业连续被罚的大背景下,在此行中充分发扬了勤俭节约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尚品质,没舍得聘请价格昂贵的大律师,甚至连职业律师的报价都嫌贵,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自称法律爱好者的三无律师主动上门毛遂自荐要为中国人民做点无私奉献。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大好事啊,还是律师馅儿的,老领导大笔一挥特事特办一切手续从简,不到24小时就给这位大救星办完了全部入职手续,任命他为此次国际官司的首席大律师。

当我看到这段儿,特别是看到这位天上掉下来的帅哥是FBI派来卧底的探员的时候,一面笑得肚皮抽筋,一面愁得差点儿抓破自己头皮,薅掉几十根头发,实在无法理解,人类怎么可以蠢成这样!

当然,跟我一样懵逼的还有这位接受了一项案值数百亿的大案要案卧底任务的FBI探员,第一天上班之后打开电脑之后,发现自己这些年费尽心力学到间谍技术完全是在浪费时间,什么DOS解码,什么病毒植入,什么体外下载,什么体内插入都不需要,自己想得到的文件和交易记录,就这样明晃晃的躺在公司系统里,而且全盘共享,是个人就随便看,随便读,随便下载。当然,居心叵测的卧底本着职业敏感害怕被狡猾的中兴蒙骗,对着写满了“绝密文件不得外泄”的绝密文件反复确认之后,才终于确认,这些得来全不费功夫摆在眼前的绝密文件真真切切就是自己要找的绝密文件。

都到这程度了,谁要是还想问一下开庭之后都结果中兴是输是赢,我肯定要怀疑一下他是不是也有病了,法官坐定一喊开庭,自家的辩护律师拎着几个G的罪证跑控方阵营里亮明身份,三鞠躬感谢各级领导的积极配合与大力支持,你说这官司还怎么打?大法官没笑抽过去只能感谢上帝照顾他!

好嘛,汽车有没有油发动机转不转都怪司机,so,又来一波岗位调整,心想老家伙们可能真的老糊涂了,换点80岁以下的新生代年轻力量。要说年轻人就是脑子活络,觉得前任以及前前任和前面的所有任之所以被人赃俱获,完全不是自己做鸡鸣狗盗那些事儿的原因,而是自己鸡鸣狗盗的技术水平不行,连续开了几次高层大会学习其它公司的先进的鸡鸣狗盗技术,并且对公司这些鸡鸣狗盗的工作做出了重大调整,以前被抓都是在客户方面。

古语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老古人诚不欺我!咱们要是跑到美国本土上做点手脚,在美帝眼皮子底下玩玩儿猫腻,美帝那么蠢,怎么可能想得到调查员那么笨,怎么可能查得着?妙计,妙计!

妙计当然算得上妙计,只是没想到“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条古语,什么德行的领导什么德行的兵,当老大的满嘴仁义道德,当下属的肯定满肚子男盗女娼,远在美国本土的几位管理者接到锦囊妙计乐得一夜没合眼。

小哥几个蹲在美国中兴总部大厦楼下的烧烤摊商量出来一个一鸡三吃的妙计,用亲戚的名字开一家皮包公司给中兴当白手套,这边吃美国供应商一口,中间能赚大把的中介费,回头还能狠狠的咬自己东家一口,手指头脚趾头全算上也没数明白一个月能赚到的钱,干脆不算了,反正感觉只要经营的好不消半年就能栖身“服不服排行榜”让李嘉诚擦皮鞋了,几瓶啤酒下肚边撒尿边庆祝,只是也许是怕自己的蠢样子看吐了自己,没亲手照照自己这几头烂蒜都是什么德行。

可能因为公司新开张经费吃紧,雇了两个比较廉价的、愿意跟公司共同发展的、智商看着比较堪忧的美国劳工,一路压着这批货从美国工厂到美国海关,从美国海关运到越南口岸,又从越南一分两半,一份直接交给伊朗一份运会中国中兴总部,才知道又又又又又特码的完犊子了,这俩傻大黑粗的廉价劳工一大早就坐在总部的财务室,亮出FBI的身份,跟这几个刚做了几天暴富梦的老板下命令:“你们俩小蠢货,麻溜的叫你们公司大蠢货出来谈谈!”。

严肃点,先别笑,到这时候距离特朗普签署禁令备忘录还有半年多时间呢。而且我还没告诉各位,之后被翻译成多国语言挂在美帝商务部网站上“随便浏览随便下载”示众的几百页绝密档案里(我特么为啥看到绝密档案四个字就特别想笑?是不是落下病了?),还附带着好几份会议记录,当然,右上角都是写着“绝密文件”的绝密文件。上面详细记录了其它公司在进口端避美国法律的一二三四的详细步骤,以及在出口交易端五六七八的详细流程,然后逐条对比逐条审议,结合自身优势综合其它公司先进经验,整理出来一份具有中兴特色符合中兴需要的《怎样鸡鸣狗盗才抓不到的技术指南》。

成功帮助FBI和商务部破了涉及到几十家上市公司的超级大案,而且还省去了派卧底派探员的费用,直接挨家挨户发快递,通知大家来开个会,让他们自己来把一二三四和五六七八的事儿说说清楚就行了,能说清楚吗?敢说清楚吗?就算把家里老佛爷抬过去,出来认错认怂挨打站稳之外,也其它办法能说得清楚啊!

何况,当你知道留在家里的那几头领导看着公司半停产没事干,想到了让全公司学习国际法律,并且不考满分不让上班的大招,死孩子掉井里没救了的公司,还被前来救人的扔进去几块大石头,皇帝有病让百姓服药,将军犯罪给士兵判刑,就算全部中兴员工都把国际法倒背如流拿到国际律师证,就能保证接下来再做鸡鸣狗盗的事儿的时候,美帝抓不到了吗?

包括在之后漫长的两个多月里,川普在电话里说句我试试,这边高呼中兴得救了;一秒后,制裁继续了;川普在推特上提请议员考虑考虑,这边就庆祝中兴复活了;一天后,制裁加强了;川普对二号首长提议中兴交钱就行了;还没等庆功宴上完菜,交钱认罚就被否决了;

我如同在太平间门前那条阴森的走廊里看着周带鱼、胡飞盘之流把一个癌细胞扩散到整个机体死透透的尸体推来推去的在十几亿人民面前暴尸,导致大家的笑点都被无限拉高,面对让全世界笑尿了的那些笑话,都毫无愉悦感觉。连整个公司最新上任的一届管理层团队演绎的那出的“解禁了”闹剧,在大家看来都毫无笑点,连对疫苗注射后的不久方法是再注射一次同一个厂家的同款,并且严令禁止注明出处,也都不觉得好笑。

搞不好,以后再有谁拍喜剧片不卖座,都要怪中兴拉高了全民的笑点。

再比如被称为“贸易战”的那件事。

无论是搬石头砸脚的臭屁还是悬崖勒马的狗屁,不管是大言不惭的喊出不惜代价血战到底还是自顾自的关起门来宣布获得胜利,都知道把这件事渲染成一场闹剧,为啥是闹剧?你觉得被徐晓冬三秒打趴下的太极大师跟拳王泰森上了擂台之后,应该管这个叫做战争还是虐待小动物?

对吧,被人家拎起来,不服挑衅,被人家绑树上,还敢骂街吐口水,被人家拎着鞭子抽了三天三夜,终于不乱嚷嚷喊口号了,刚一松绑就没脸没皮没记性的忘了疼,逢人就说自己跟人家大战三天三夜,自己都没一次都没被击倒在地,这种事,但凡提笔,除了写成一满篇戏虐的笑话之外,只能按照历史覆辙写出一篇血淋淋的悲剧,按照经济的轨迹解读和预测一下被“不惜”的十几亿“代价们”即将遭遇的悲剧。

非我不愿,而是写了也发不出去,发出去了也活不了几个小时,活久了肯定会被销号,所以,还是笑吧,笑对人生,也许在一个把医疗、教育、养老这三个福利事业做成榨取最后一滴膏油的“三驾马车”的国度里,临死前饱尝一下党疼国爱,真的做鬼也幸福呢?

我骂《药神》蒙蔽民智扭曲作直,把看病难吃药贵的黑锅甩向全人类都应该感恩的医药研发,把给了几十年无偿药品援助无数美元援助的外国药企活脱脱的打造出吸血鬼模样,这时候我的文字里只有愤怒。

疫苗的事听闻当天发的第一篇文章是八年前写在博客专栏里的,换个省份,换个厂家,换个药名和批号就这样一发,竟然毫无违和感,感叹这八年来,除了一批谨守职业操守的调查记者和有良知的律师消失了之外,什么都没变。

医药企业追求的还是最大化的利润,尽管毛利率已经超过了1000%,医疗机构也在追求利润,尽管毛利率已经超过了500%,注射前的父母都在向天祈祷孩子不会遭遇毒害,注射后出现伤亡残障依旧求告无门难以立案。

几天里网友与当事人发来无数的证据与资料,我带着自责无能的愤恨,勉强看了一多半便已模糊了泪眼关上电脑手机大哭一番,再也不忍翻看。这种文章里只能有自责和怒火容不得一丝丝不敬,因为躺在我屏幕上的那些数字,每一个都曾经被父母当作掌上明珠娇宠,每一个都曾经鲜活。

但又能怎么样呢,从一个凌晨到另一个凌晨辛苦整理出来的那些带着姓名的资料,不但无论如何修改都无法通过那个审核,而且很快便在素材库里因“多人举报”而删除,凝视着这个神奇的违规通知良久,我也突然想起来,貌似好久没给大家写一篇幽默诙谐的笑话了。

记得曾经有一个白眼翻覆了整个庄严,如今也别管这篇笑话好笑不好笑了,给老王点面子,咱们都一起笑一个吧。

笑他个斗转星移,笑他个天翻地覆!

赞 (0)

评论 5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王小唯上级是从,提上来的也全是马屁精,上上下下全部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形同木偶。Reply
  2. 老古一个带泪的笑话Reply
    • 鹰盲然!Reply
    • wer感情中心是你亲爹,哭丧啊Reply
  3. Aaron权力的傲慢,只有破而后立,改天换日,才能解决问题。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