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第三只眼——谁有资格谴责马杜罗?

以往,本人分析委内瑞拉问题时着重分析货币和通胀现象。可最近,“阶级斗争”出现了新动向,委内瑞拉因为出现了两个总统成为世界的热点,无数人都在谴责马杜罗,难道它们真有谴责的资格吗?

从人道主义观点来看,委内瑞拉已经成为饥饿和贫困的代名词,一些政要和民众自然有资格谴责马杜罗。但换个视角来看,委内瑞拉民众和其它一些国家的人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要说委内瑞拉的地理和自然条件,那不是一般的好,农牧业条件优越,矿产资源异常丰富(尤其是石油和铁矿),紧邻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占有了优良的贸易条件(现在美国依旧是委内瑞拉石油的第一大客户),按说,这样的国家怀抱金饭碗,想不富裕都难。

事实也是如此。

1929年,委内瑞拉就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产油国之一,仅次于当时的美国,大规模开采原油的时间远远早于中东和欧亚非等国家。1970年,委内瑞拉成为拉丁美洲最富有的国家,成为全球最富的20个国家之一。要清楚,在2017年,以人均GDP来说,全球最富有的、处于20位前后的国家是英、法、德、日、新西兰、以色列、加拿大等,当时的委内瑞拉是有资格在国际上大声说话的。

但腐败彻底摧毁了委内瑞拉的繁荣和富有。任何腐败盛行的国家,其文化基础自然是一种“自我”的文化(个人自扫门前雪、休管它人瓦上霜。等级互踩为核心),为了自己和家庭的富有,为自己进入更高的等级,其手段就会无所不用其极,贪污腐败就成为最重要的手段,这与互助的、生命平等的文化格格不入,互踩与互助就是根本的差别。1995年,透明国际第一次调查腐败感知指数,委内瑞拉从此一直处于世界最腐败国家的前10%的行列中,异常稳定。当一个国家腐败盛行的时候,经济繁荣发展的成果就会不断进入掌握权力之人的口袋中,导致贫富差距恶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

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委内瑞拉爆发了恶性通胀

随着油价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崩溃,委内瑞拉高额的公共债务、国际贷款的枯竭以及被高估的货币导致了1982年和1983年初开始的大规模资本外逃,从此走向通胀恶化之路(见上图),然后,委内瑞拉就陷入了食品短缺的境地。今天委内瑞拉遭遇的饥饿,不过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回忆而已(很多国家都是在这种不断的回忆之中)。

贪污腐败导致贫富差距恶化,通胀恶化、货币飞速贬值就会让多数穷人的生活陷入绝境。90年代,查韦斯顺应多数人的要求走上了历史舞台。作为一个政治门外汉,他承诺消除贫困,扩大对穷人和工人阶级的国家服务,也就是实行全民高福利政策。他的竞选策略得以奏效,1999年,查韦斯就任总统。

但查韦斯可不是阿里巴巴,他领导的政府创造不了任何财富。就任总统后为了兑现竞选承诺、给民众以高福利,查韦斯政府就必须收拢经济权力,掌握更多的经济和财政资源。其办法也是教科书式的:首先是重要企业的锅有化,包括石油、农业、金融、重工业、钢铁、电信、能源、交通运输和旅游业,这一进程在查韦斯2007年再次当选后尤为突出。政府在2002至2006年间仅仅征用了15家私营企业,而2007年至2012年期间这一数字达到了1147个。其次就是货币超发,通过铸币税增强政府财政。

政府通过这两种手段聚集了财政资源以支持他的福利政策

为了防止超发导致的货币贬值带来的通胀,在查韦斯时期,委内瑞拉一直执行外汇管制政策。但这一时期委内瑞拉货币价值的相对稳定应该与货币管制关系不大,最重要的是油价从1999年的每桶10美元上升到2008年的140多美元,委内瑞拉实现了巨额的外汇收入、支撑了玻利瓦尔的价值。当货币价值相对稳定时,同时辅之以物价管制政策,让委内瑞拉的通胀在查韦斯时期相对可控(上图。但即便如此,每年依旧在两位数以上),同时又实现了高福利。所以,不是查韦斯的才能有多高,而是运气实在是好。

以锅有化、货币超发、物价和汇率管制所支撑的高福利政策,都是以降低经济效率为代价的,换句话说,委内瑞拉的高福利就是透支未来!当“偿还”时刻到来时,就会爆发惨烈的一幕。

2014年的油价下跌,彻底打开了潘多拉盒子。油价下跌之后推动了委内瑞拉的恶性通胀,而恶性通胀的爆发又不断打击石油等所有产业的产出,出现了产业萎缩;而产业萎缩、供给下滑导致通胀继续恶化。结果,虽然2015年之后国际油价有所恢复,但因为产业萎缩(尤其是石油产业萎缩,见上图,分别表示2014-2017年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变化,2018年在继续下滑)让委内瑞拉经济在深渊中不断滑落,恶性通胀不断深入。看起来似乎是油价下跌惹的祸,内在的原因是偿债的时刻到来了(货币贬值推动的通胀为典型特征),委内瑞拉人需要为以不劳而获的形式获得的十年高福利还债,而油价的波动不过是点火器而已。也所以,即便去年油价上升到相对高位,委内瑞拉依旧在通胀的烈火中不断煎熬。

这给世界带来两点启示:

第一,查韦斯、马杜罗与委内瑞拉人(尤其是穷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基于上世纪贪腐盛行导致贫富差距恶化,多数穷人的生活难以为继,查韦斯通过许愿高福利,登上了总统的宝座,实现了自己的政治投机,掌握了权力,马杜罗继承的是查韦斯的衣钵;而委内瑞拉多数人没能力进行贪腐(或许也想),但又想享受高福利,就把希望寄托在查韦斯这一“英雄”身上,希望通过查韦斯来实现自己的意愿。所以,查韦斯与委内瑞拉大多数人之间,不过是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各有所得。

第二,查韦斯通过没收富人的财富(锅有化和货币贬值都是具体手段)补贴了穷人,损害的当然是国外投资者、境内企业主和部分富人的利益。但他自己和身边人也不是什么“雷锋”,除了摄取了政治利益之外,也要实现自我的利益(“自我”的文化依旧是其行为的理论依据,与上世纪进行贪腐的人,本质是一样的)。所以,查韦斯、马杜罗时期的委内瑞拉依旧是腐败的代名词,只不过腐败的利益进入了查韦斯、马杜罗和自己身边人的口袋而已,查韦斯的老母在美国享受奢华就是一种必然。

为什么今天委内瑞拉的反对派开始大规模走向街头?

当委内瑞拉需要为过去全民的高福利还债的时候(货币加速贬值),政府手中的财政资源就不足以继续满足全民高福利的要求(这与查韦斯时期出现了不同),只能满足自己的档派、军方、政府人员的需求,与自己郑智利益相左的人群的利益就无法保证,反对派被迫大规模走上街头。所以就可以看到,在2013年之后,虽然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的汇率不断贬值,偏离官方汇率百倍、千倍、万倍,但军方和政府要员们依旧可以以官价(10:1)换取美元;也可以看到,国防部长开始掌控食品分配,军方开始控制石油公司,这些都是照顾自己一方利益的方式。马杜罗的做法都是在财政不足以保证全民高福利的情形下,满足自己一方的需求,在自我的文化基础下,是必然的。

查韦斯当政,意味着最广大的穷人和查韦斯之间开始互相利用,所以,任何一方都不值得谴责或同情。到了马杜罗时代,这种互相利用的平衡被打破,马杜罗的财政能力有限,首先满足自己一方的利益,也有理论依据,这种理论依据就是其文化基础。互踩社会中的人们,谁又有资格谴责马杜罗?

或许马杜罗会下台,但无论谁上台,都是换一群人继续进行贪腐,只不过是方式和手段再次变换而已(或回归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方式),这是其文化基因决定的内在循环。

只要文化的基因不改变,委内瑞拉的社会运行轨迹就会继续,食品短缺已经出现了第一集、第二集,未来还会有续集。

赞 (19)

评论 4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雷碧这文章的最后两段是重点Reply
  2. ooyodo不知道这算是屁股不正吗?世上又没有上帝钦点谁谁谁当天命之主,你选择了你做了就要面对后果。老板付我工钱,我拿利益了,但我可没把自己卖给老板,我有的是各种所谓的“资格“Reply
  3. 林木侯学习松哥文章!我们的历史不断重复,本质上也是我们集体选择的结果。Reply
  4. 屁民和中国的文化属性一样样啊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