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 | 漫把金盘簇五辛:2018经济回顾、规律总结及对策

转眼间,2018年就要结束,2019新春将至。于忠肃公在《立春日感怀》中有句云“孤怀激烈难消遣,漫把金盘簇五辛”——也就是胸中块垒累积之时,把一些味道特别的野菜凑作一盘。在此,财迷也试图把2018年重大经济信息的“野菜”凑做一盘,以飨看官。

窃以为我等可以从国际环境、庙堂策略以及企业家风貌三个角度来对2018年经济风云做一个回顾,并对其中规律做一个总结,以帮助列位看官趋利避害:

一季度:少年鞍马适相宜

“塞上秋风鼓角,城头落日旌旗。少年鞍马适相宜。从军乐,莫问所从谁。”

——金元好问《江月晃重山·初到嵩山时作》

2018年一季度,国际环境波澜不惊。恰逢经济班子换届,庙堂上也颇为喜庆。

文刀大人入阁,成为经济揆首,亲自带团去了达沃斯,情形差不多等同于雄鸡诺夫。旋即访美,与米帝财经界人士一起喝洋酒,觥筹交错,谈笑不已。

鑫茂大厦揸fit人换成了郭侍郎,随后,银保监会成立,鑫茂大厦南北楼就此合并。此即“保”暖思“银”欲。

富凯大厦则从合并中幸免,其内办公的一干人等听闻此消息都轰然雷动,简直就是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最后,央行“易”主。少年鞍马适相宜,春风得意马蹄疾。

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少人撞到了枪口上,被做了筏子——前有各地数据都被挤出水分,其中就包括内蒙和天津。后有郭侍郎怒斥不法分子违规制造大型韭菜联合收割机。

紧接着富凯大厦严控大型联合收割机入场,发审委深夜审查七家上会企业,毙掉了六家,仅仅一家获得通过,可以上市交易。

X大的海花岛项目被叫停。财政部下发文件表示打破刚性兑付,不给地方债兜底。

婚姻登记严重失信当事人被开展联合惩戒。深圳打击高评高贷。而最大新闻显然是地方上的省级以下国税地税合并——二十年之后,开启神州楼市潘多拉魔盒的制度终于归去。

一季度是年关,过年前后的老板们鸭梨山大,忧思恐惊:曾经的首富撕葱爸在丹寨被一个而立之年的山大王当成孩子一般教训,曾经的正处级干部毛教授在亚布力雪地喊冤上演苦情戏。

80后创业新星茅侃侃选择自我了断。,八一电影制片厂被拆撤:该厂厂长在十来年前在春晚上面大叫“咱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结果现在自己也下了岗。出来行,迟早要还;身居高位,莫得意。

换届之时,一朝天子一朝臣。大鱼肥豚不好过,peace邦口天被审判,华信能源被接管。但也有人咸鱼翻生——被送进去捡了肥皂的奸商顾雏军案被重审,似乎悲剧要变正剧。

另外,两会期间,一些老面孔被移除了群聊:娃哈哈的庆后、泛海的志强、复星的广昌、华夏幸福的文学、福耀玻璃的德旺、美特斯邦威的成建。而同时一些新面孔被请进了群聊,这包括了蓝思科技的群飞,买了沃尔沃又买奔驰的吉利的书福。同时,地产界的代表在压缩,互联网界的代表在“扩招”。two会里新来的年轻人包括了网易的丁三石、阿里的王坚、58同城的姚劲波、欢聚时代的李学凌——企业家也在换届,喧嚣不已。

所以后来改革开放百人里面,没有地产大佬,在年初当换届之时,就已经草灰蛇线,伏笔千里。

所以,在二零一八年第一季度的人们,过得还算安静祥和。不过,一些隐忧已经露出端倪:

第一是(此处有删节)邪恶米帝大统领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对神州征收500亿刀关税。而同时,美联储还在加息。

第二是国内的信贷紧缩导致一些公司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比如海航不断变卖资产还债,包括香江的地块。三个月后,其总裁王健在巴黎坠伤,离世而去。

第三是比特币衰相渐露,玩家拿着敌敌畏上门讨钱,狗血不已。

二季度:魏王不救平原君

“秦兵益围邯郸急,魏王不救平原君。”

——唐王维《夷门歌》

第一季度的一些信息,多多少少暗示了2018年的经济环境不会平静。第二季度,神州米帝贸易摩擦升级,大动刀兵。

4月4日米帝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500亿的加征关税清单,神州户部也马上反击,拿出了一个500亿的加征关税清单。美帝大统领特朗普又立马要求贸易代表办公室拟定一个对神州1000亿商品征税的清单。神州商务部则说米帝若开出清单神州会立即反击。拳来脚往的过招,让人眼花缭乱。

同样是在四月中旬,米帝升级了贸易战,激活了对中兴的禁售令。

当然,四月也有正能量事件发生:

四月中旬博鳌会议,庙堂中人发大招,不但至尊出来定了调要进一步改开,新晋的户部易大人更是拿出了具体操作手段——与之相应,中堂大人宣布抗癌药零关税,QDII也得以重启。央行发了大招,进行了一次降准。

另外,海南和雄安纷纷获得政策利好,朝韩决定终止战争状态,进入和平。

也正是在四月末,经济班子决定收紧银根,政务院的夏参事出来谈话,表示要给各色人等一个教训。

魏王不救平原君,实乃不想养痈遗患,倒并非无力无情。

只是割的是痈疽还是好肉,那就还难有定准。

教训很快就来了:五月的投行收入普遍下降,一些投行/券商据说连电话补贴和餐饮补贴都发不出来,海通瑞典分公司据说花式裁员,沪上三屌(s)申万宏源也招架不住要降薪。

这其实影响还较小,更大的影响是债务暴雷,巨响声声:

今年截至5月24日,共有20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金额超150亿。包括上海华信、富贵鸟、春和集团、大连机床集团、丹东港、川煤集团、中国城建、神雾环保等在内的多家公司密集出现债务违约事件,从千万到数十亿不等。

此外,大连机床公开市场债券就有多达8个违约,其董事长陈永开因涉及一起骗贷案件,被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

除了实质违约,部分知名企业游离在违约边缘。500强企业盾安集团惊爆450亿元债务,旗下上市公司江南化工被抽贷2.1亿元。金立手机债务累累,被某国企兜底,让人吃惊。

一些企业发债也凉凉:龙湖地产发债暂停。东方园林原计划首期发行规模不超过10亿元的公司债券,最终发行规模仅0.5亿元,募资规模仅占计划的5%,公司股价受此影响连连下跌,被称“史上最惨发债”——东方园林老总是出了名的大善人,却修桥补路无尸骸,商业社会实在无情。

也正是进入六月,油价出现上涨趋势,因为tradewar导致了对出口企业要给更多补贴,需要真金白银。对真金白银的需要似乎也影响到了戏子们:金锁和冯导的“阴阳合同”被小崔踢爆,无锡地税介入调查,这是由税务总局责成。

这个时候的市场里,唯一火热的就是楼市,深圳买楼,500万只是诚意金,5000万只能角落蹲。

三季度:两河萧瑟惟狐兔

“两河萧瑟惟狐兔。问当年、祖生去后,有人来否?”

——宋刘克庄《贺新郎·送陈真州子华》

三季度的主角是一个灭霸式的机构,集齐了6颗宝石,一个响指就让大量财富灰飞烟灭,这个机构叫做美联储。

因为美联储加息,八月份,罗刹崩盘、土鸡崩盘、梅球王母国和南美唯二的正路国家委内瑞拉(另一个古巴)更是彻底崩盘。九月份一到,阿三们的卢比一年来贬值达到11%,印尼盾贬值至少10%,澳元一个月内贬值3%——印度、印尼和澳大利亚也已挺不住。

财迷当初不看好澳元,如今这个判断被证实是对的。另外,七月份美刀兑人仔离岸汇率在旬月之间从6.2上涨到了6.8,在岸汇率也到了6.78,离6.8不远。所谓一根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财迷之前的预言基本成为现实——美刀重回上升之路。

至于毛衣战,340亿的清单开始征收,2000亿清单已出台。后来却被证明是雷声大雨点小。至少在合理操作,移花接木之下,其影响是不大,后续财迷会专文论述。

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恐怕是七月份扶桑欧猪签订协议和米帝欧猪分别达成协议,新的贸易三角同盟形成:扶桑和欧猪国家将分别取消94%和99%的对方进口商品关税。同时,米帝和欧猪国家也搞到了一起,达成了一系列协议,包括就取消工业品关税、扩大米帝液化天然气对欧出口可能性、增加大豆进口。此外,双方还决定加强能源领域合作。双方同意致力于零关税,消除贸易壁垒并停止对非汽车类产品的补贴措施。双方将启动新一轮谈判,解决钢铝关税和各类报复性关税事宜——这类似于经济领域对付德意志崛起的新时代三角协约(TripleEntente)形成,背后影响必将深远,值得关注。

正因为如此,三季度的企业家们面临不少鸭梨:由于现在从B端不好搞钱,一些人就开始准备从C端搞钱。自如一类的租房公司P2P化,导致帝都等一线城市房价突然上涨。滴滴公司为了扩张不顾公益,导致郑州出事之后,乐清又出事,老板差点被媒体逼到走投无路。

金锁被查,不得不花钱消灾。所谓“养冰千日,用在疫时”。紧接着的九月,二手东在米帝因为黄色新闻被抓,小马哥因为游戏下架股价大跌,杰克马更是急流勇退——这让人大跌眼镜,齐声惊呼。

这些都还只是赊财,下面的直接要命——九月间,齐鲁大地富豪纷纷原地暴(雷:中融新大旗下21亿债券崩盘,其董事长青岛首富王新涛近亿元银行存款据说被冻结。天业集团曾昭秦深陷债务暴雷危机,负债上百亿。山东首富,晨曦集团邵仲毅直接破产。山东的轮胎大王永泰集团也正式宣布破产,董事长尤学忠负债累累。而在之前,山东恒宇集团、奥戈瑞集团、山东大王金泰集团、昊龙集团、泰丰轮胎等三十多家国产轮胎企业已经纷纷倒下。

两河萧瑟惟狐兔。问当年、祖生去后,有人来否?——祖生其实看在眼里,着急在心里——央妈和财爸开始吵架。当此之际,山大王多半会各种诉苦求爷爷告奶奶,老领导也会架不住求告,各种写条子。这样央妈和财爸的鸭梨就山大。

最后结果如何?地方债风险权重被视同国债,连渣浪财经小编都惊呼。至于还有超长地方债,近期银行还出现了永续债,那都让人不得不服。

九月份,经济学大佬们出来活动,首先是身段柔软的清华魏宏大佬出来发话。经济四十人论坛,一堆大佬们也跳出来发声,敢于直面包括国进民退、税收加重的问题,大声疾呼。

这些人都是人精,如果他们没有获得授意,断然不会出来冒险。所以目测是有人希望借他们的口向庙堂最高层传递一点信息——管经济的殿阁揆首也到场听了两场讲座(其实他就是发起人之一),虽然他很谨慎的没有发言,但只需到场,其背后深意就已足。

三季度的各个衙门偶尔出来规范市场,给点奶水:七部委对30城市联合大检查,央妈降准释放7000亿流动性。正是这个时候,X大、X科、X桂园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大搞高周转,就是想赚一把就跑真刺激,衰相渐露。

四季度:尽把风声作雨声

“无端绕屋长松树,尽把风声作雨声。”

——元虞集《院中独坐》

转眼到了四季度,米帝更显得穷凶极恶(此处有删节)。十一月,米帝中期选举结果出台,大头领川普和象党加强了对参议院的控制(议席不减反增加),而驴党则从象党手里夺回了众议院的控制权。这就是众议院象党得意,参议院驴党赛高。驴子和大象又在对阵。

大选一过,到了十二月,川普对神州就又有了大动作,约翰牛的BBC透露,菊厂老总孩子在枫叶国转机时被捕。可见米帝的小弟枫叶国也不是盖的,联手大哥搞搞震。

同时,川普还要升级毛衣战,幸好两边做了谈和,就在年末的阿根廷。

与之相应,神州经济趋势日益紧张

首先是股市,国庆刚过,上证指数就垮出了一个巨大的断崖:即使央行直接降低存款准备金(略等于基础货币放水7500亿),也断崖依旧,让人担心。

更搞笑的是,头一晚米股大跌。财迷估摸着应该是“米股已死,A股当立,岁在戊戌,天下大吉”。结果别人从善如流,唯独A股从恶如流,道琼斯标普涨,A股不涨,道琼斯标普跌,A股必跌,这尼玛究竟是什么样的国际主义精神?

其次是楼市:进入四季度,楼市终于出现下滑,不少地方房价开始打折并引发接盘侠维权去到处砸盘,这些地方除了燕郊和厦门(万X的白鹭园)之外,还包括了合肥、漳州、景德镇、甚至魔都郊区的新城。

最近信息,四川达州和浙江萧山都有新情况:楼盘大幅降价,住建部门立案调查。这侧面印证了财迷以前文章的假设:神州一线城市虽然房价微跌,反而是最安全的,倒是三四线城市虽然过去一段时间房价大涨,却暗流涌动,搞不好就会出现房奴暴走,衙门魏吻。

就连香江这种底子极厚的地方,也居然就出了问题。十一月仲量联行最新住宅市场展望指出,香江住宅市场正进入调整期,2019年底前住宅楼价将下跌15%。不过,若神州米帝trade战恶化及股市持续下滑,住宅楼价跌1/4也不无可能。

房价问题之外,另一个问题是消费大量下滑——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神州汽车产量出现下滑,移动手机产量也出现下滑,烟草也需要去库存。

最后一个问题是企业优化潮水出现,就业鸭梨增大——今年有800多万人要就业,而万科这样的中流砥柱型大企业只招几十个管培生。四大迎来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批简历,阿里、京东、华为停止社会招聘。

虽被辟谣,但华为也证实只招大神级的人。还有,连百年老校也开始养蛊,青年教师被淘汰97%。青椒们义愤填膺,但事实已成既定。

在这样的情势下,企业家们更是难过。十二月,年关将近,老板们头疼的时候又来了,尽管OFO老板戴威大打感情牌,但还是架不住大家一拥而上,纷纷要求退押金,于是,差一点点成为独角兽的OFO老板戴威山成九刃,功亏一篑,最后欠钱变身老赖,实在丢人。

同样是十二月,比特币连带着一群山寨币惨跌——而财迷早就提醒列位看官不要allin。

人心浮动之际,某沙雕平提出离场论,更是火上加油。企业家们那是八公山上,草木皆兵,听着院内的松风,也尽把风声作雨声。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佬三番五次召开座谈会,还不断释放红利。十二月,不裁员的企业可以减税,这是政务院发文。最后,十二月,在米帝加息之前,央妈对中小企业定向喂奶,搞出特麻辣粉。

这也算是对之前涸泽而渔的拨乱反正,稳住了军心。

而前三季度一直蹦达不停的地产大佬们终于感受到了寒意——改开百人里面,并无一个地产大佬,却有二马等人。地产业凉凉,已经注定。

趋利避害之规律(对策)总结

形势既然已经讲清,那最后来点正能量:这背后有何规律可循?对策又有哪些?

窃以为有如下几点:

第一、过紧日子已经是既定事实,资本膨胀时期的思维套在紧缩时期不再合适。

曾几何时,进入任何领域都不用巧,只要早。这背后的逻辑,是资本的逻辑。房地产和科技泡沫莫不如此——资本的洪水所过之处,不愁接盘侠,大家都在幸福地呻吟。

然而,华尔街最贵的四个字就是“thistimeisdifferent”。如今,户部都开会提醒大家:要学会勒紧裤带过日子,所以紧日子已经是既定事实。

这个时候如果各位还按照宽松日子的思路来行动,无疑是找死。一月份比特币就已经露出衰相,只是很多人已经allin,没法回头,商业互吹,硬撑。到了年末,果然泡沫破裂。这就是教训。

第二、暴风骤雨前必有阴云和毛毛雨,所以我们需要从清萍之末看到秋风起。

由于神州经济体系是个庞然大物,无论是经济基本盘还是庙堂政策转向,都会有预警类信息,这个大家都懂,财迷也一直在为大家守望。

其实更有意思的是,经济运行自有其天道。(此处有删节)这也是财迷在过去一年大家分析推演的重点。就现在来看,大部分财迷的分析推演都基本成了现实。财迷以后也会坚持为大家做一点分析推演,并提出对策。

三、庞然大物船大掉头难,所以做事要留余地,多一点圆转的空间。

二季度经济班子决定收紧银根,政务院的夏参事出来谈话,表示要给各色人等一个教训。这其实也在提醒自己友风紧,扯呼。奈何很多人就是不懂。或者懂了,但不能断舍离。结果就是二季度和三季度不少投资人和企业原地暴雷。很快庙堂就看出不对劲,赶紧出政策安抚民营企业。

但问题在于,这里面还是有时间差。等庙堂政策的救命政策下来,一些企业已经都凉透了,如之奈何?

四、不要低估央(lao)行(ye)的决心,不要和央(Lao)行(ye)对赌。

这是财迷很早就说过的,这里在说一遍:神州大部分中产(包括不少看官)的财富,如果财迷没弄错,基本都用来买楼,换了砖头。很多人买了多套房后是这样盘算的:

1)将来老了,卖一套房子养老费就有了。

2)将来万一得了大病,卖一套房子,手术费就有了。

3)将来万一孩子出国读书要钱,卖一套房子,读书钱就有了。

4)将来万一孩子要去大城市发展和结婚,卖掉二三线城市的房子,发展和结婚的钱就有了。

当这些人在为将来做美好的盘算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意识到,他们是在和央妈对赌?赌的是央妈会继续宽货币、宽信贷,为他们创造源源不断的接盘侠。这真是想得太美了。

以前也有一群和姥爷对赌的人,他们进了赌场,赌的是国家会给他们提供一辈子的福利。

他们后来被称为下岗工人。

财迷还想提醒一下大家(邪路国家才有的经济下滑,在神州不会有的。2018 没有下(cai)岗(yuan)潮,是优化潮,2019目测很难好转。目前主要针对应届生,试用期,未婚女性,假如您不幸在这三个分类,可能真的面临“优化”。另外,互联网公司“优化”顺序:假如不直接关门或者卖掉的话,先裁非研发的,然后裁产品,最后留下几个运维和开发,维持产品运行。财务行政HR都会极度精简。)。

总结:一季度的神州,看似波澜不惊,但已风雷隐隐。神州主要的问题是房地产/债务这两个大炸弹,所以新上台的班子开始拆雷。其后果在二季度显现。好死不死,这个时候川普发动trade战,趁你病,要你命。面对越来越严重的后果,三季度神州的经济班子和白纸扇进行了争吵。四季度的时候,由于危机蔓延到神州经济基本盘,庙堂出来定调,稳定军心。财迷总结出的规律是:庙堂拆炸弹的决心还在,只是还在慢慢观察从哪里开始而已。起码放水越来越少,这个趋势暂时不会停。大家要改变思维,制定好在紧缩时期过日子的计划,方能趋利避害。

这正是:

年去年来白发新,匆匆马上又逢春。

少年鞍马适相宜,魏王不救平原君。

两河萧瑟惟狐兔,尽把风声做雨声。

孤怀激烈难消遣,漫把金盘簇五辛。

言尽于此。

赞 (21)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暴躁的爬行者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