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盗 | 假如SHTF来临,你有多大存活率?(灾难求生+战备物资储备)

同场加映:

SHTF是shit hit the fan的缩写。 中文意思大概是有麻烦了,出大事了,就是生存狂需要动用装备战天战地战丧尸的时候到来了。

本篇文字,望诸位谨慎阅读,在阅读的过程中,也请时刻保持各自独立的分析与判断。如果有朋友认为未来一切岁月静好,那么读到这里,就可以轻松按下退出键,原路返回了。
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本文基于一种假设前提展开,即是基于SHTF状态来进行分析。所谓的“SHTF”,即是英文“SHIT HIT THE FAN”的缩写,意思是大麻烦来了。

必须首先说明,本文对SHTF状态的描述内容,来源于《SHTF城市生存报告》,为一篇2012年在某英文生存者论坛的文章。原作者名为塞尔克,内容主要记录1992年间波斯尼亚危机中与其家庭于长期SHTF状态下生存的第一手报告。在该论坛上,塞尔克回答了各种各样的问题,非常具有参考价值。

对于SHTF状态。塞尔克是这样描述:“我在一个5-6万人的城市里住了一整年并且活了下来,这一年里我们没有电、燃油或燃料,自来水,食物分配,任何其他的商品物资分配也没有,任何形式的有组织的法律机构或政府同样没有。城市被包围了一年,在城里实际上就是SHTF状态。”

原文很长,回复中的各种问答也非常多,而且多有散乱与重复之处。本人天风盗按照个人的理解与标准,对原帖以及众多问答内容分门别类进行了相应的整理和归纳,但尽量保持塞尔克的原话。同时,就问答内容,我均作出了个人的点评,并标注为“风评”,希望对各位有所助益与启发。

本文主要分为四部分:(1)社会、货币与金融秩序;(2)安全自保与敌我判断;(3)储存物品类别与方式;(4)生存状态、技能以及其他。

(1)社会、货币与金融秩序

问1:秩序是如何失去控制的?

答1:我没有移民到其他国家,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就在SHTF前几天,电视上说一切都好。现在我觉得我还有本事早早发现可能要有麻烦,比如当你听到人们都在说不会有事的,那你就该注意,没准周围的一切都要垮了。我们没有准备的时间。关于抢劫食品店和加油站,这些发生的非常非常快,枪声一响,储备一耗光,抢劫就开始了。的确有些部门企图保持秩序,但秩序在事发后第一周就瓦解了。而在一两个月后,匪徒们就开始了丑恶行为,医院看上去就像屠宰场,警察也消失了,80%的医务人员逃回家去。我们没有有组织的军队或警察,倒是有一些自卫小组。实际上,任何有枪的人都在为了他的居所和家庭而奋战。

风评1:失序,往往说来就来,让人瞬间猝不及防。SHTF状态是如此,其他轻度的或局部的失序,也是如此。譬如呈现在信用与金融体系上,委国、北极熊、阿根廷等国主权货币大幅贬值或者恶通出现,不会给大多数人预留足够的准备时间。再譬如,2015年A股市场突然出现连续大幅下挫,也往往超过大多数散户的意料。

问2:关于内战和宗教争斗,有什么说的吗?

答2:这不是一场天主教对msl的战争,这是一场内战。敌军迅速把城市环形包围起来。如果你问我这只军队之前在哪里,为什么我们没看到他们开到,答案很简单:这支军队本来是我们自己这一方的,一觉醒来,发现他们变成敌方了,而且他们把所有离开的路都堵死了。这是真事,是内战的一个侧面。解释得简单点,进攻方与防守方之间,双方角色经常互换。战争结果是两败俱伤,最后签了停战协议。我并没有为了宗教或种族原因而战,我只是为了我的家庭和我自己能活下来而战。

风评2:失序的状态下,人性暗黑的一面必然被加倍放大,好与坏之间的道德界限趋向无限模糊,并随时会交叉与重叠。让你自己和你的家人安全并活下去,这是第一要义,其他的都不再重要。

问3:你们当地的货币还保值吗?能用钱买到东西吗?期间金银是否很有帮助?

答3:当地货币一钱不值。我有时可以用外币买到东西,(美元或德国马克),但即使是这种能买到的罕见例子中,兑换率也很离谱。比如一罐豆子需要 30-40美元(正常价格是0.5美元)。有些人有与外部世界的联系渠道,黑市什么的,可以从中赚很多钱,但这很少见。多数交易还是物物交换。当地的货币体系崩溃的很快,几周内或个把月而已。关于金银,我当时用自己所有的金子买了弹药,但金银那时并不值钱。

黑市是存在的,比如,为了一罐牛肉玉米罐头,女人会随你摆布几小时(这听上去很令人悲哀,但这是事实)。我还记得,大部分这样的妇女都是绝望的母亲。蜡烛,火柴,抗生素,电池,弹药,当然还有食物,我们为了所有这些,像动物一般争斗。

风评3:SHTF状态下,尤其是处在一个封闭而缺少外向渠道的城市街区内,金银或许不是那么重要。但如果是非SHTF状态,而是局部失序且仍有外部联系通道的空间里,金银的持有,依然非常重要。譬如,如果你毗邻港澳,或者所居住区域接近东南亚等境外国家,尤其是黄金,包括金条或熊猫币都可以,就会呈现出硬通货的本色,不但能够让你进行一些较大的交易行为,关键时刻甚至还可以用来保命和脱险。从避险与保值的角度,美元基本等同于黄金,但在流通与携带上比黄金具有优势。若持有美元现钞,最好准备一些小额面值的,以方便日常使用与交换。可选情况下,境内尽量不要现汇。欧镑日等其他国际化货币也可以考虑。

问4:银行的情况如何?

答4:关于银行,贷款,信用卡,所有金融体系瘫痪大约1年,所以这些都没用。这是个复杂的问题,即使在20年后的今天,仍然有许多人在欧洲法庭与银行打官司,因为银行不承认他们的存款。那段时期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货币改变了,我是说基本的货币名称种类都变了,而且变了2-3次,通胀发生了,存折或贷款证明什么的可能也丢了。我记得有人利用那种情况发财,他们现在还是富人。很多人事后无法证明自己是自己财产的主人,比如:我父亲有个很好的公寓,战争迫使他离开,战后他打了4年官司证明这栋公寓是他的。发生这事的原因很多。

风评4:SHTF状态下,忘记银行里的存款吧,但若有条件,要记得保存好有关你拥有资金与资产权益的相关证据材料,未来会起到作用。部分秩序失控,但未到SHTF状态,大约就像委国或阿根廷那样货币贬值,或者每人每天取现被严格限制抑或可能形成挤兑无法取现等,如果判断未来可能有风险,根据个人具体收支情况,手头上应该持有部分现金,不一定全部存放银行。还有必要的是,尽量不要负债,或尽可能消减自身负债。此前就有人放风,欠人钱财,倾家荡产也要你还。而且要注意,货币贬值或持续通胀情形下,你的收入未必会见涨,甚至会失去收入来源,但你的债务是不会因此而削除的。

(2)安全自保与敌我判断

问5:你是如何安全地行走的?

答5:事实上,整座城市和我们的街区都完蛋了,我住的街上(15-20个房子的街区),我们组织了巡逻队(每天晚上5个武装男子)严防歹徒或敌人。我们在一条街上与人们进行物物交换,这条街距离我家大约8公里,街上有一些多少有点组织进行交换的人。但去那里非常危险,只有晚上才能去(白天这就是一条狙击手之路)。而且,你在那里被抢劫的概率比交换到东西的概率还高。所以我在那里只交换过2次。请相信,我是实在没别的办法了才去那里的。

城里几乎没有车辆,因为大部分街道塞满了废墟,废弃车辆,损坏的房屋碎片,而且汽油非常宝贵。如果我需要到别的地方去,我几乎总是夜间行动,并且从不单独行动,但也不会很多人一起去(大概2-3人而已),出去时永远带着武器,迅速行动而安静。事实上,我总是隐蔽行进。

关于在城市里穿行:如我所说,永远在夜间行动,绝不单独行动,最好2-3人,行动要迅速。不要有任何引人注意的特色,要和其他人看起来一样。如果别人面露绝望,贫穷,肮脏,你也要这样。绝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家有许多食物,弹药,干净衣服或其他东西。外表和行为要看上去和别人一样。但当有人攻击你或你的家庭时,你要让他明白,你是有充分准备的。
风评5:不管是哪一种情形,接下来增加自我安全与防范意识,都是必然。非SHTF状态而可能局部失序情形下,出行交通工具选取上,如果你选用的是购置燃油汽车,就有必要提前考虑到,你究竟能承受得起多高的燃油价格,甚至如果是燃油紧缺呢?这并非是完全多余的问题。

问6:为什么夜里比白天安全?夜里当然比白天容易躲藏,但匪徒难道不是夜晚行动吗?另外,你具体去什么地方?原因?

答6:白天几乎无人出来,因为有狙击手。战线离我们很近,所以无论你要做什么,夜里再干。交换东西,找木柴(我要强调在城里这非常重要,也非常困难),找其他东西,查看某人的情况,打听消息(这非常重要,许多人就是在去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去打听新闻时,被杀死的)。记住,当时没有新闻,没有电台广播,没有电视,什么都没有,只有流言满天。你可以呆在家里冻饿而死,甚至可以死于小伤口引起的感染,也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出去,搜寻生存所需的东西,交换有用的东西。

风评6:在某种状态下,消息是不畅通,甚至是闭塞的,手机、电视和网络等,都有可能处于瘫痪状态,或者是严密受控。这个时候如果能及时获得外部不同的信息来源,会非常重要。因此,如果这个时候你拥有一台短波收音机,结果可能就完全不同。记住,不是中长波,一定要选取短波。同时要准备一些质量较好的配套电池。

问7:你如何强化你的住宅?当时你的住所有那些安全保卫?

答7:我家的防卫是很原始的,我们事前没有准备,只能用现有的东西防卫。窗户破损,屋顶受损,所有窗户都用东西挡住,沙袋,石块。每天夜里我都把院门用街上找来的瓦砾碎块堵上。我用一个旧的铝制梯子从围墙进出,回来时叫屋里的人把梯子递给我,让我爬进来。

也许很奇怪,大部分有安全系统的房子首先被摧毁了。当然的,城市里会有些房子非常漂亮,有好看的墙,有狗,警报器,窗户上有护栏,报警器。你可以想想会发生什么:暴民首先会攻击这些房子。有的房主会抵抗,有的不会,取决于你有多少人,多少枪。所以,我认为房子有安全系统是好事,但必须低调。别再想什么报警器了。如果你住在城里,SHTF时,你需要外表简单但实际受到保护的房子,房子里要有很多火狗弹药。低调,不花哨,这非常重要。

风评7:很不幸的是,如今大多数城市居民居住的都是多层和高层公寓楼房,如果某种失序状态到来,断水断电断气等都会是常事。更严重的是,如果处在一个缺乏安全管理的鱼龙混杂小区,或者是城郊高层住宅小区,有可能面临安全问题。装置防冲撞钢制安全门是必须的,但这也只能应对短期的或偶发的乱局。

问8:当暴民冲你或你的家庭来的时候,你是如何对付的?

答8:多数情况下,如果有人攻击我,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更强大。他们这样想是因为不知道我有些什么。我的确遇到过歹徒对我们的住所发生兴趣的情况,关于这一点,我只想说,我们有更强的火力,我们有砖墙。我们房子里在窗户上堆放各种东西,只留一个小的开口用于射击。永远有至少5个家庭成员随时准备战斗,还有一个藏在对面的街道上。

而且我们有街道卫兵,我们这条街的人都组织好了,如果出现匪徒暴民,我们这条街到处都会射出火力。城里交火很多,起初我没有足够的武器,只有一长一短(二战时期的手枪)两支枪,大约100发子弹,后来我与别人交换来更多的弹药。记住,我用汽车电池换了两支长枪。

风评8:必须要考虑与多个邻居或者是所居住小区组成自己的安保小组,这些人必须要信得过,除了家人,最好是知根知底的朋友。关键点是抱团与互助。从大的轮廓来看,抱团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郑智力量,二是社团形式,三是宗族血亲。这也是社会结构的三种层面,彼此之间经常含有一定重叠交汇的空间。还需清楚的是,在失序的情形下,所谓的经济力量或集团是难以独立存在的,必须以某种形式,至少去依附以上三种力量之一。个人亦如是。

问9:你如何确定谁是朋友谁是敌人?

答9:多数情况下,你无法判断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我们没有郊区和农场,郊区只有敌人的军队,我们是被敌军包围着的。街上有有组织的匪帮,10-15人一伙,有时甚至50人一伙,但同样也有许多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普通的父亲,爷爷,亲友,其中有些被抢劫甚至杀死。这种情况下,没有多少绝对的非黑即白的好人或坏人,多数都是灰色的,准备做任何事,应付任何状况。我只信任家庭成员和少数几个真正的朋友,其他所有人都是潜在的敌人。当你的朋友必须在你和他的孩子之间杀死一个的时候,你认为他会干掉哪个?

风评9:这本质就是信任成本问题。非正常秩序之下,人与人之间的亲疏远近关系便会呈现得一览无遗,“我们”的定义就会随着局势恶化的趋势日益变小。譬如,一开始没那么糟糕的时候,来自同一个文化地域或者是操持同样口音的人之间,或者是朋友与同事之间,会更容易获得彼此的信任;当局势继续变糟后,哪怕是来自相同地域,持有相同乡音的人之间,都可能转向彼此防范,这时候信任感更会体现在彼此血缘远近上,尤其是直系亲属。

问10:你的后勤支援小组是哪些人?

答10:我的小组就是我的家庭,我的血亲(叔叔、祖母等亲属),在市镇街道上,我有些好朋友,但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家庭。我从不把陌生人带进小组。人数少的家庭单位,那不大有利。通常小家庭单位会团结起来一起住在一个大房子里,包括亲戚们(我自己就是这种情况)。但如果单枪匹马想活下来,没门,不管你准备的多好,武器多么精良,也活不下来,你最终会被干掉。我看到过这样的例子,而且看到过很多次。家庭小组,或者最好的朋友结伙,小组成员各自做好了不同的准备,有各种知识技能,我相信这是最好的。

我赞成低调,不因任何理由引起他人注意是很重要的。但当暴民来到的时候,你需要数量众多才能抵抗,人要多,枪要多,最好的伙伴就是你的家庭。我从没加入过大的团伙,那个时期大的团伙就是匪徒暴民。这就是我那时的经验。对于一个大家庭或一圈好朋友,我首先想到的不是有更多的嘴等着吃饭,而是把他们看作更多的枪手和更强的力量。

风评10:必须强调塞尔克所提到的这个经验——“对于一个大家庭或一圈好朋友,我首先想到的不是有更多的嘴等着吃饭,而是把他们看作更多的枪手和更强的力量。”这个时候,哪怕是你年迈体弱的父母或者爷爷奶奶,他们都有可能给予你非常宝贵的经验或建议。你要更关注依然是如何去凝聚更多的力量,以应付各种难以预测的不同事态。另外,真的千万不要试图单打独斗。如果你认为自己是英雄,那么好吧,你可以天外飞仙了。

(3)储存物品类别与方式

问11:你是否事前做了准备?

答11:我们事前没有做准备,事发后只好就现有的条件应对情况。你可以想象,我们用自己能找到的一切东西帮助生存。真到了SHTF的时候,也不必考虑过多,用常识思考就行了。多准备小东西,比如打火机,火柴,打火石。有一台发电机当然不错,但我觉得1000个美制BIC打火机更好。发电机是好,但在SHTF的情况下,恐怕会引来一整只军队。1000个BIC打火机不占多大地方,还便宜,你总是可以找到愿意交换的人。

风评11:令人遗憾或者黯然的是,任何大的变局来临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做好准备,只能随波逐流。过去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我相信,未来还会是如此。从心理认识的角度,大多数人都以为自己会是一个例外。愚蠢,是人类的本色之一。

问12:如果今天给你3个月时间做准备,你会怎么做?

答12:如果我有3个月的额外时间做准备,我要有足够6个月的食物、卫生用品、能源,等等。住所在安全方面要经过强化。我的房子有一个大花园,我掌握了种植农作物的知识。我想我现在有足够的力量做任何事,只要能让我和我的家庭活下来。当一切都在垮掉的时候,你要确保为了保护子女,你有做坏事的能力。你并不想当英雄,你只想与你的家庭一起活下来。

风评12:只作为一种对生存的认知思考,诸位如果拥有三个月时间准备,究竟要做些什么?我以为,对这个问题,至少值得花一分钟来想一想。就一分钟,可以么?

问13:我们应该储存哪些东西?

答13:这个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储存的越多越好,只要你的钱和储存空间允许。我想,只储存一样东西你是活不下去的,除非你想当强盗,那你只储存弹药就行了。武器方面,简单些比较好,我总是带着.45口径的Glock,因为我很喜欢这种枪。除了弹药,食品,卫生用品,能源(比如电池),你还需要注重储存可供物物交换的小东西,比如小刀,打火机,打火石,等等。那时打火机和火柴是真正宝贵的东西,大部分人没有足够的柴火来保持长明火。对大部分人来说,那时的生活就是永远在搜索:找火种,找木柴,找食物,找弹药。

还要多备酒精,这玩意儿能保存很久。我的意思是储存威士忌一类的烈酒,具体是哪种并不重要,这是非常好的用于物物交换的东西。净水药片,任何品种的酒精棉一类擦拭用品,消毒用品,大量的肥皂,漂白粉,手套,口罩,各类一次性卫生用品,还要非常注意急救训练,学习如何处理小伤口,烧烫伤或枪伤。那时没有医院,即使你找到了医生,他也可能没有必需的药品或医疗仪器,或者你没法给他用以交换的报酬。还要学习何时以及如何使用抗生素,储存大量抗生素。相信我,有了足够的医药知识和药品,那时你会成为富翁。

另外,你必须储备一些简单的卫生用品,比如大量的垃圾袋。请注意我说的是“大量”,垃圾袋有很多用途。你还需要很多橡皮膏或透明胶带那样的东西,很有用处。杯子,盘子,不管是纸的还是塑料的,你都需要很多。当时我们没有多少。我的意见是,卫生用品可能比食物还重要。你可以不费大劲就打到鸽子,如果你奶奶还活着,她可能认识一些附近山上的可食用植物。

战争期间,我大部分时间通过房顶的4个大桶收集水,然后煮沸消毒。城里也有河流,污染太严重了。我觉得,根据你要生存多久,你必须准备好做一些比较丑恶的事情。

风评13:弹药这个问题还是先不考虑吧。一些可供防身的刀具如柴刀菜刀斧头等,还有一些可供击打的棍棒等,应有所考虑。酒类最好就是高度粮食酒,至少是50度以上。能源永远是大问题,如果真的失序,水电气供应都不会正常,甚至会长时间断供。你烧柴么,或者是储存煤球?用什么烧?不妨有所考虑。饮用水来源和存放问题,也应提前有所考虑。譬如,你居住在某小区高层住宅里,楼下会每天用罐装车给你运送来生活用水么?或者每天运来,成本你消受得起么?这个环节未必个人可控。

问14:我应该留多大地方用于储备酒精?安全体系如何?

答14:要考虑两个方向。在绝望的时期,人们需要比平时更多的酒,所以我觉得这是个赌博。酒类是很好的可交换物品,我用酒精与别人交换时从未遇到过问题。但我也要说明,我认为可以节省存储空间,储藏占地比酒精少但同样可用于交换的物品,比如电池,抗生素。我从不在自己家进行交换,更不会大额交换。只有很少的人知道我家里到底有多少东西。
风评14:存储物品,最好有两个以上地方。狡兔三窟的玩法,不妨学一学了。

问15:你提到交换弹药等物品,你有多少弹药?你希望有多少?到哪里可以找到愿意交换给我武器的人?

答15:我有多少弹药?有很多,能搞到多少就要多少。如果你让我给建议:首先要准备的是武器和弹药,然后是其他东西。我是说任何东西,取决于你有多少钱,多大的储存空间。如果你忘了储备什么,没关系,总有人储备了你遗忘的东西,你可以交换。但你如果忘了储备火狗弹药,那你可能根本无法走到进行交换的地点。

开战后每个家庭都有武器。的确,警察采取行动收缴非法武器,但各人有各人的办法,许多人能把武器藏好。我有有执照的合法武器,政府部门有所谓“临时收集”法,也就是说,某种异常情况发生时,政府有权临时收缴合法持有的武器。我牢记这一点,我也像其他人那样做。

SHTF时,如果你有可交换的东西,弄到枪并不难,但非常重要的是,最初的日子里,恐慌和骚乱是最严重的,也许你根本没时间弄到枪。而面对骚(乱)和(暴)民,没有武器可是太糟糕了。具体到我的情况,我想有人需要汽车电池是为了用车上的收音机,而他有多余的武器可以用来交换。

风评15:武器不是问题,前提是你必须拥有别人需要或缺乏的东西。

问16:那时盐宝贵吗?你如何得到酒精和其他物资的?何时进行?在哪里进行?

答16:宝贵,但不是特别宝贵,比如咖啡和香烟就比盐贵。我说过我有很多酒精,可以毫不困难的换来我需要的几乎所有东西。那时酒精的消耗量10倍于平时。更不用说还要用酒精擦洗和消毒了。谣言很重要。如果某人告诉你几个街区之外有个老人有些罐头食品,而他在寻找弹药或其他东西,你就去那里试试。我说过,那时人们都在不停的找这找那。同样的,也会有人来到我的街区,带着他们的东西进行交换。夜里有所谓的“交换街”,实际上就是体育中心的一大片废墟,你可以去那里交换东西,但那里不受任何人控制,是个很危险的地方。

风评16:在某种情形下,黑市或“交换街”是获取信息来源的方式之一,而信息应当被视为具有某种“物品”交换功效的东西,包括某些实用技术也是。与咖啡和香烟具有同等价值的,是茶,在易于保存与携带方面,普洱茶不错。

(4)生存状态、技能以及其他

问17:需要何种技能?

答17:一定要学会修理,包括修鞋或“修理”人体,任何修理都行。我的邻居知道如何制造油灯所需要的油,他在那段期间从不会饿着,但他绝不告诉我怎么做。我的意思是,你一定要学习掌握一些技能,因为SHTF状态下,人们需要那些掌握了修缮技能的人。我是一个注册护士,在那种情况下,我的知识就是我可以拿来交换的东西。平时把自己训练好,学习好,在那种情况下,如果你会修理东西,这可能意味着财富。你的储备总有一天会消耗光的,但你的知识可以变为食物。这不是一部关于生存的影片,而是事实,是很丑恶的,为了活下来,人们可以做任何事。没有人是胜利者,我们只不过是活下来的人,伴随着许多噩梦。

风评17:这里评判技能的标准主要是两个,一是现实生存必须;二是可以进行具体量化。除了塞尔克说的这些,还包括,诸如你能打架,或者一个人能扛三百斤土豆上十层楼之类。那些务虚的,或者是超出常识之外的理论见识等,不会被大众需要。真的别去想太多,对于普通人而言,简单的生存常识更为重要。不妨记住——越简单,越有效,在失序环境下尤其如此。

问18:木柴呢?看上去在你的城市周围有许多树林,你为什么要用门和家具做柴火呢?

答18:如果你看地图,波斯尼亚的确有很多树木丛林,但我住在一个靠近克罗地亚的城市,市内有一些树木,公园,果树,但城区大部分都是建筑物和住宅,相信我,当没有电力可供取暖和做饭时,所有城区树木都被飞快的用作木柴烧光了。然后,你就只能烧家具,门窗,木地板等。请相信我,这些东西烧得太快了。

风评18:煤炭,煤球,煤油,蜡烛等,可能会是日常消耗品,也都可以长期存放。

问19:和我们多说说做饭的情况,你不担心做饭的味道被其他人闻到,知道你们这里有吃的吗?

答19:当时的情况是:没电,没有自来水,下水道系统几个月前就完蛋了,尸体就在毁坏的房子里,污垢和垃圾到处都是,相信我,人们很难闻出什么味道。关于做饭,我用一些东西换来一个老式的烧木柴的炉子。我把它放在厨房,加上一个固定排风烟囱穿墙而出,我后来就靠它做饭和取暖。夏季我在后院做饭(后院有围墙,砖制的,很幸运)。

也许野外生存情况会不同。我们的饭,多数情况下就是面饼加当地的可食用植物(这些东西不需要用油烹饪,也不需要太多柴火)。当然我也吃任何能找到或交换到的食物。米饭那时也是很好的食物,也不需要太多柴火。

风评19:要考虑无法用电或生火的情形,因此压缩饼干、罐头、密封袋装香肠、火腿肠、方便面等,有条件的话不妨可以考虑。

问20:上厕所怎么办?抱歉问这种私人问题,但我想知道这种情况下如何解决。

答20:我们用铲子在靠近房屋的任何地方挖坑作为厕所。听着很脏,也的确很脏。我们用收集的雨水擦洗自己,有时去河里(多数时候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我们大部分时期都没有手纸。如果有,我会用来交换,而不是自己使用。厕所的问题确实一直很糟糕。

风评20:确实糟糕,如果想一想,要是住在20层楼,无水无电,下水系统全部堵塞,家里又有老人和小孩,那实在是太糟糕了。高处不胜寒

问21:人们死后如何处理?哪里去火化?

答21:那个时期死去或被杀的人,不会有合适的葬礼。人们用每一块合适的空地,离家近的土地,安葬死者,有时甚至就葬在自家花园里。2-3个城市公园也变成了乱坟岗。我没注意到什么火化一类的事情,就我所知是没有这样的例子。

风评21:几乎是不堪设想。死亡成本或者很高,或者极低,总之呈两极分化。高,是指安全成本付出;低,就是随手丢弃。

问22:受伤的人如何治疗?

答22:那时人们大部分是枪伤,在没有专家或其他物品的情况下,如果伤者设法找到一个医生,他有大约30%的可能活下来。这不是电影,现实中大部分伤者都死去了。很多人甚至仅仅因为很小的伤口,造成感染,死去了。我的抗生素只够治疗3-4个病人,这些当然要为我的家庭留着。

那时候小病就可以要了你的命,比如在没有药且缺水(补水疗法,输液治疗)的情况下,拉肚子就可以在几天内夺去你的生命,尤其是孩子。许多皮肤霉菌性疾病,食物中毒,我们毫无办法。我们主要靠当地的草药治病,如果你受伤了,把拉齐亚酒倒在伤口上,然后努力寻找药品,特别是抗生素。你需要学习治疗处理许多情况,上网找找,完成训练,也许是EMT或急救训练。SHTF状态真的与平时是不同的,你需要懂得输液,何时使用某些药物或抗生素。给自己打破伤风疫苗,准备好对付毒蛇咬伤的东西,肾上腺素相关的东西(过敏反应,各种各样的),去虱子的东西(虱子引起的疾病可以死人的,要学会如何去掉身上的虱子)。

你的储备里应该有复苏装备(简单的),比如氧气包,人工呼吸罩。学会使用这些东西并不难。我得说清楚,在正常生活状态下,你不能随便使用上面说的这些,除非你受过训练并有执照(急救执照,护士执照,医生。但在SHTF情况下,没人关心你有无执照,你只要学好怎么用,储备好,就行了。

我用我拥有的资源提供帮助,但我要求食物或其他东西作为交换。我对医疗问题未作准备,现在我知道这种准备是必须的。

风评22:塞尔克本就是医护人员,这里说得已经很详细了。除此之外,如果你还懂得一些简单的中医治疗,中草药识别与药用使用等,就太棒了。当然,如同其他技能一样,掌握某种医护知识,当然是你拥有的可供交换与利用的一种资源。

以上即为SHTF城市生存手册,以及本人点评。我这里真正要说的,诸位明鉴,其实也就这一句话——好好工作,善待家人,锻炼身体。

接下来再补充一点其他看法,即在失序或部分失序情形下,如果一个人必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生存,从安全的角度上看,如何评价风险成本,也是需要考虑的事情。我以为,以下六条评判标准可供参考:

其一,沿边地区优于内陆省份,因为存在可能的外部联系通道,无论是物质、人员还是信息等皆如此,如岭南、西南等;其二,功能性集中型城市优于普通城市,这里所言的功能性包括军政要害部门驻地、物流交通枢纽、商业和金融中心等;其三,单一民族成分城市优于多民族混居城市;其四,产业综合化城市优于单一产业城市(指一般情形,某些战略物资生产型城市不一定);其五,沿海沿江(可通航运)城市优于其他城市;其六,具有商业传统城市优于商业文化较弱城市。

因此综合来看,在主要区域上看,我个人以为,优先次序大致如下:

岭南闽优于江浙沪,江浙沪优于京津冀、湘楚皖以及川渝滇,川渝滇优于中原与华北,华北优于东北,东北优于西北。

(完)

原创 天风盗 2018-05-08

作者 天风盗

赞 (66)

评论 8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chobits123个人感觉国内还是重回文个2.0可能大一些。当然了,大事件也未必不会发生Reply
  2. 西瓜城主背景是波黑战争吧?Reply
    • 徒弟這篇文章,推薦朋友們看一下並推廣。這是在1992年的波斯尼亞危機中。根據當事人的口述,他們「在一个5-6万人的城市里住了一整年并且活了下来。一年里没有电、燃油或燃料,沒有自来水,食物分配,任何其他的商品物资分配也没有,任何形式的有组织的法律机构或政府同样没有。城市被包围了一年。」Reply
  3. 林木侯原来认为将来可能会回到小时候物资短缺的年代。没想到这篇文章更悲观,看得拔凉拔凉的,如果真发生这种情况估计很多城市很难坚持三个月,我们的城市基本是钢筋水泥土,畸形极端的发展让国家基本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在作孽。当愿天佐中华!Reply
  4. 屁民不会发生的。即使分裂也是区域军管,宵禁,配给制。Reply
  5. 青衫那只有歪果才会有的情况,本大国是过来国,对”饿死了也不造饭”有着丰富的经验。Reply
  6. 江湖人称小威学习了!Reply
  7. 其实我不爱吃北方早点大陆在粮食不能自给情况下,如果外贸断了,粮食危机就来了。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