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传普任期内最糟糕的一天。整个白宫陷入混乱!

当地时间本周二(8月21日),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总统及其2016年竞选团队的两项重大法律进展让华盛顿陷入了混乱。

周二下午,川普的前长期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承认了八项与逃税丶银行欺诈和竞选财务违规有关的指控。科恩说,他在2016年总统候选人的指导下,以“影响选举为目的”进行了非法的竞选活动和公司捐款。众所周知他所说的候选人正是特朗普。

截至周二,科恩的认罪中不包括合作协议,法律专家说,这可能是因为检方觉得科恩没有足够的资金提供合作协议。不过,他们表示,科恩可能会继续通过配合任何联邦调查——无论是与曼哈顿美国检察官办公室(Manhattan US attorney’s office)合作,还是与另一项刑事调查(比如俄罗斯的调查)合作,来争取更好的交易。

同样是在周二这一天,弗吉尼亚州的一个陪审团判定特朗普竞选团队前主席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犯有8项与税务欺诈丶银行欺诈和未申报外国银行账户相关的罪行。

曾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担任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助理的安德鲁•赖特(Andrew Wright)在对这些事件做出反应时毫不讳言。“毫无例外,这是特朗普总统任期内最糟糕的一天,”他说。

现在很难说这是一场政治迫害

特朗普和他在国会的盟友以及右翼媒体经常嘲笑俄罗斯的调查是出于政治动机的钓鱼执法。尽管特朗普长期以来一直在攻击调查,但本周他的言辞明显升温,他针对的是特别顾问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本人,这是他迄今为止最直接的攻击。

在马纳福特周二被判决后,特朗普说,“这与我无关,但这是一件非常令人伤心的事情。这与俄罗斯的勾结无关。”特朗普还强调这是一场政治迫害。

米勒的任务是调查俄罗斯对2016年大选的干预。作为授权的一部分,他还在调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是否与莫斯科勾结,特朗普是否试图在调查中妨碍司法公正,以及调查可能产生的任何其他问题。

康奈尔大学法学院(Cornell Law School)副院长丶刑法专家詹斯•大卫•奥林(Jens David Ohlin)称马纳福特案的裁决“对米勒的团队来说是一场大胜利”,这无疑为米勒案的调查增加了合法性。他还表示:“检察官发现了重大违法行为的证据,陪审团同意了他们的意见。现在很难说这是一场政治迫害。”

长期担任联邦检察官的帕特里克•科特(Patrick Cotter)曾与米勒团队的成员共事。他指出,俄罗斯的调查和相关案件“已导致超过6人被判犯有联邦重罪”。他还说,“米勒瞄准的每个人都承认有罪或被判有罪,没有一个人是‘无罪’的。

科特还说,对马纳福特的定罪也支持了特别检察官的调查,他向可能面临刑事曝光的证人展示,“如果他们不说实话,不配合调查,就会被成功起诉并送进监狱。”这将意味着米勒将会提供更多的证人和证据。

新泽西州联邦检察官办公室的前联邦检察官米切尔•埃普纳(Mitchell Epner)也认同这种观点,他表示:“在特朗普不断发出‘政治迫害’的呼声下,每一次定罪和认罪都是打脸。”

马纳福特可能会选择上诉。然而,前联邦检察官哈里•桑迪克(Harry Sandick)表示,法官对检察官的强硬态度,以及陪审团无法对针对马纳福特的18项指控中的10项做出判决,可能会让辩方难以证明自己的审判是不公平的。

因此,马纳福特未来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翻还是不翻。

“与其他被告不同(这也是政治因素的作用所在),马纳福特拥有独特的优势,可以了解米勒调查与特朗普竞选有关的其他方面,这就是他的价值所在,”芝加哥前联邦检察官杰弗里•克拉默(Jeffrey Cramer)说。“他会谈论其他事情,而不是他被判有罪的事情,比如总统或者他知道的其他事情吗?”

科恩的认罪离白宫近在咫尺

与此同时,科恩的认罪虽然与俄罗斯的调查无关,但对特朗普来说,这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进展。

专家们说,特朗普在周二的声明中特别提到,他违反了特朗普的竞选财务法,这让总统面临重大责任。

莱特说,特朗普可能会面临“某种引诱丶帮助和教唆以及阴谋的结合”的审查。

美国司法部(DOJ)现行政策规定,在任总统不得被起诉。法律学者表示,尽管米勒或其他联邦检察官可能不会因此指控特朗普,但他可能会在与科恩有关的法庭文件中被列为未被起诉的同谋。

至关重要的是,埃普纳指出,一旦特朗普离任,他将无法免于刑事起诉。

特朗普的首席辩护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周二说,“在政府对科恩的指控中,没有指控总统有任何不当行为。”很明显,正如检察官所指出的,科恩的行为反映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的谎言和不诚实。

但前联邦检察官雷纳托•马里奥蒂(Renato Mariotti)指出,如果科恩今天的陈述与检察官掌握的其他证据相矛盾,或者他们不相信科恩,那么检察官就不会接受他的请求。

迈克尔·科恩于8月21日离开纽约联邦法院。

科恩的认罪意味着,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或之后,他可以作为任何可能起诉他的证人。他还可能将其他人牵连到犯罪行为中,这些人可能会有不利于特朗普的证据,并为此作证,以保护自己。

“不管怎样,科恩在刑法意义上对总统构成了严重威胁,”科特说。

赖特认同了这种说法,“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科恩合谋以候选人身份犯下重罪,唯一可能保护他的是他能否在任期内被起诉。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