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台积电可以继续出货给华为?

美国总统特朗普迅雷不及掩耳的将华为及其70家相关事业,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出口实质清单(entity list),这表示,任何要销售或转移技术给华为的供应商,都必须得到美国商务部的许可,在没有获得许可前,必须停止出货给华为。因此美国半导体大厂英特尔、高通、博通,记忆体大厂美光,即刻发出声明,冻结出货给华为。

特朗普敲的这一声巨雷,几乎零时差的传过隔着太平洋的中国、台湾与韩国。

韩国三星也在特朗普发布命令后紧急开会。“因为假如记忆体大厂美光不能出货给华为,这或许是三星的机会啊,”一名三星员工原本正在和一名台湾科技分析师通电话,当场被公司急call回去开会。

同一时间,在深圳华为,一名负责华为笔记本电脑的台厂产品经理紧张的打听,到底美国禁售华为,有没有涵盖到美厂的晶片。在得知确定包括美国晶片、记忆体公司都被下禁令后,他无奈地说,“我笔记本电脑大受影响啊,CPU用英特尔的啊。”

科技业一阵鸡飞狗跳之中,最引人侧目的,却是一家又一家美国以外的半导体相关业者,包括日商、德商,竟然也传出对华为执行禁运。前身是西门子半导体部门的德商英飞凌,也被《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 Review)报道,暂时先“取消部分”对华为的出货。

总部位在英国的ARM,也在特朗普宣告对华为禁运之后,传出立刻切断与华为的往来。一位外资分析师告诉我们,ARM员工表示,公司内部命令一发之后,禁止所有业务、工程师与华为员工见面,连打来的电话都不能接,“统统都断掉了,因为见面也算是给技术啊。”

美国商务部颁布的“实质清单”果真威力强大,一旦名列其中,不但美国公司得立即与其断绝来往,连外国公司都在其辐射范围内。

特朗普禁令中的关键数字

根据辖区涵盖日本、泰国、菲律宾与台、港、澳的美国商务部区域出口管制官员哈伯尔斯托克(John Haberstock)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产业与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主要在管制可同时用于民用与军用的“双重用途”的物品,例如碳纤、工具机、半导体。

而当华为被该单位列入“实质清单”,必须对华为施行“出口管制”(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简称EAR)的货品、软件与科技分为三种:第一,位在美国;第二,源自美国(U.S-origin);以及最关键,也最让台湾科技业关心的是第三种,“外国制造,但是其源自美国的内容超过上限”。

而这个“上限”,如果是伊朗、朝鲜、苏丹、叙利亚,就是10%;这“四大恶国”之外的国家,例如华为所在的中国,就是25%。也就是说,只要你卖给华为的产品,其中“源自美国”的部分超过25%。那抱歉了,贵公司也被视为美国公司,得一起听命于美国政府,对华为实施禁运。

因此,当特朗普将华为及其各国分公司(包括台湾的讯崴)都列入“实质清单”时,了解其严重性的欧亚相关科技大厂,顿时一阵兵荒马乱。例如,几天前,英飞凌便展开供应链调查,包括要求一家台湾封装厂提出报告,说明有多少用于英飞凌产品的封装材料来自美国厂商。完成初步统计后,英飞凌并随后在21日发表官方声明,表示“不受美国出口法令限制”,将持续供应“绝大部分的产品”给华为。

而ARM,则选择乖乖就范。英国《BBC》取得该公司的发给员工的备忘录,要求员工暂停与华为的生意,包括“进行中的合约、技术支援,以及任何持续的往来。”但这家“英国之光”,怎么会触犯“25%”限制呢?《BBC》取得的备忘录写着,ARM授权给华为的运算核心,含有“源自美国”的技术。一位外资分析师解释,原因是ARM授权给华为的其中一个或几个核心,研发中心正好设在美国。

台积电“源自美国”的技术有多少?

此时此刻,最受瞩目,最让整个台湾科技业议论纷纷的便是台积电。因为该公司近年已成为指标性的“华为概念股”,华为旗下的海思,已是仅次于苹果的台积电第二大客户,占去年台积电营收的8%,今年第一、二季更达到11%的惊人水准。

“我华为的朋友老神在在的说,料都备好了,短期内没有问题啦,”一名台湾科技产业分析师说。他透露,今年上半年海思狂下台积电16奈米订单,几乎救了台积电今年第一、第二季业绩。

由于上半年是智能手机淡季,苹果、小米纷纷下修出货目标,百分之百供应华为手机的海思,却提出“超级乐观”的出货预测。

“华为是表现比别人好没错,但分析师圈都在讨论是有卖的那么好?备那么多料不会变库存吗?”但这名分析师回想当时情境,现在突然一切豁然开朗。“备货是有原因的,就像珍珠港事件之前一样,”他形容。

海思向来是最捧场先进制程的台积电客户,台积电刚量产的第二代7奈米制程,首度导入昂贵的EUV微影技术的7+,海思就抢着当“第一只白老鼠”。相形之下,最大客户苹果就保守多了,要等到明年量产、大量导入EUV的5奈米,才会进场。

台积电也在特朗普宣告后的第一时间,公开表达对大客户的支持,表示“经初步评估后,应可符合出口管制规范,决定不改变对华为的出货计划,将继续出货华为。”

当我们向台积电查询,是否表示内部已完成精算,确认台积电出货给海思的产品,源自美国的技术低于25%。台积电公司企业讯息处资深处长孙又文表示,“(出口贸易管制)不只这个25%规则,还有其他规则,我们有内部外销管理系统追踪与监测所有出货,来确保我们符合规则。”

但问题是,这25%“源自美国”的技术,究竟该怎么算?谁说了算?因为商务部公开文件并未有详细规定,因此众说纷纭。

一位前联电主管便认为,台积电很难过“25%”这关。理由是,晶圆厂内的生产机台,诸如蚀刻、CMP(平坦化)制程多半来自美国设备大厂应用材料,“光设备至少有六成来自应材,很难不超过25%,”他说。

但外资分析师则表示,若认真的精算一颗晶片的成本结构,还包含研发投入、管理人力成本,但台积电研发团队、主要管理人力全数在台湾。因此最后算起来,“美国成分”的确很可能低于25%。但他也表示,“这个法规留下了模糊地带,到底美国成分怎么算?也让这些公司有了决定亲美还是亲中的操作空间。”

海思对美国企业的威胁不止于5G

不少台湾半导体业者都认为,尽管包括ARM、美国EDA厂商等半导体关键业者,暂停对海思的技术支持,让海思元气大伤。但不排除,美国政府还会进一步下重手打击华为与海思(例如,将中国列入与“四大恶国”等级,则“美国成分”降为10%),因为海思对美国企业的未来威胁,可能不亚于外界熟知的5G领域。

美商伯恩斯坦证券曾在今年1月罕见的针对海思这家未上市公司,发表18页的研究报告“你没听过的另一个国家冠军”,详细介绍这家在中美贸易战之前,一直躲在华为之后的IC设计新星。

伯恩斯坦证券估计,海思2018年营收高达76亿美元,仅略低于该年微幅衰退的台湾IC设计企业联发科。伯恩斯坦证券并预期,每年保持平均20~30%成长率的海思将在今年超过联发科,成为亚洲第一大、世界第五大IC设计公司。

该报告更揭露一项台湾业界过去不太有人知道的事实。

原来华为近年在云端市场大有斩获,在服务器、存储器市场,已分别在中国高居第二、第一名。其中部分产品,安装的竟是海思自行开发的ARM核心服务器处理器,而且今年推出的最新的第三代产品,已采用台积电的7奈米制程,直接挑战美国大厂英特尔最核心的业务。

(原文刊载于《天下杂志》。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赞 (2)

评论 4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峥嵘除了基辛格为代表的那类亲熊猫派西方政商精英,其余商人与华尔街金融人士的逐利短视,也正是TG可以藉由所谓的利益输送来影响欧美舆论甚至决策的重要原因。所谓产业链重组的艰难的利润的丧失,这些成功人士为何就不深入思考下,短期的动荡与损失,换来的是整个经营环境的整治净化,完全符合真正自由贸易原则的真正市场经济环境,少了华为为代表的TG成分,有的是先前被各种不平等补贴打压到无法生存的公平竞争厂商获得新生,从而承接重组形成一个更加健康有序公正繁荣的全球产业链贸易圈,受益者何止以亿万记!Reply
  2. 峥嵘从台积电的股权占比来看,它还是一家主要由欧美财团控股的企业。”从持股比例来看,花旗托管账户占20.78%,台湾行政院国家发展激进管理会占6.38%,摩根大通托管沙特阿拉伯中央银行投资专户占3.1%,花旗(台湾)商业银行受托管新加坡政府投资专户占2.29%。台积电不可能一意孤行。首先,台积电有上游公司,即为其提供原材料和零部件的公司。即使台积电想要给中共供芯片,如果上游公司要是给其施压,台积电不敢也不能给中共提供。其次,台积电的大股东是中华民国政府,蔡英文对中共的态度很明确,中共指望台积电能救命,是靠不上的。Reply
  3. 峥嵘下一步,美国从SWIFT全球结算交易系统入手,掐断所有美元计价的华为交易行为,你菊花哪怕再有技术,也只能是在上了门板之后的厉害国之内自慰自嗨罢了。或者,这也正是庙堂衮衮们期待依恃的理性情景吧。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