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欲言:突发,央行降准1个百分点——背后原因探究

(10月7日)消息,为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优化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结构,降低融资成本,引导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及创新型企业支持力度,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

降准所释放的部分资金除偿还10月15日到期的约4500亿元MLF外,还可再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

央行又一次大手笔。

本轮降准更多原因为受制于国庆期间国外金融市场动荡,在国内股市开市前公布重大利好可对冲外围利空因素。

降准也可将公开市场操作推后,从而避免就是否跟随美联储加息问题做出明确表态。

01

又一个欢乐祥和的国庆假期,秋高气爽、艳阳妩媚,景点人流如梭,好一出美景。

然而全球金融市场却迎来了惊心动魄的一周,香港股市一片腥风血雨,使人联想起2008年的股市,自10月2日开盘,至10月5日,恒生指数累计跌幅达4.38%。

截至10月5日收盘,恒生地产分类指数已较今年高点回调20%。房、房、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亚太股市及欧洲三大股指集体下跌。

欧美指数表现强于亚太指数

节后中国股市开市在即,难以避免会遭受波及;

10.7日,央妈普降甘霖,降准1%,释放资金7500亿。

02

然而受影响的还有新兴市场汇率。

10月3日周三,鲍威尔接受PBS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表现“相当正面”(remarkably positive),没有理由不认为当前的经济扩张“可以延续相当一段时间”,“经济非常弱的时候,我们确实需要相当宽松的低利率,现在再也不需要,它们再也不适合了”。

鲍威尔的鹰派讲话助力美元指数站住了96。

影响汇率的因素还有美债收益率,10月5日美国非农就业报告发布后,1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3.24%,美债收益率可视作一种无风险利率,美债收益率的攀升提升了美元资产的吸引力。

10月4日,印度卢比兑美元开盘创纪录新低,报73.60卢比,

印度卢比创新低印尼盾刷新二十多年低点

同日,印尼盾兑美元跌0.6%至15160印尼盾,逾20年来新低。尽管印尼央行自五月开始已经5次上调了基准利率。

今年以来印度、印尼均已多次加息,却并未能成功安抚市场情绪。

与土耳其,阿根廷情况相似,印度、印尼的危机因素都来自于经常项目逆差,根据印尼央行数据显示,其经常项目自今年3月以来已经连续6个月为负,而印度,在今年3月结束的上一个财年,经常项目逆差达全年GDP总值的5%。一个季度贬值约8.6%的卢比已经成为了亚洲表现最糟糕的的货币之一。

同样受到影响的,还有人民币离岸汇率。

受美元指数及美债收益率双双攀升影响,10月2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盘中一度出现快速跳水走势,盘中跌破6.90关口,随即又快速拉回。

10月4、5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两日两度失守6.91关口。

03

国际金融资本的流动多以货币含金量为风向标;

其来自利率、汇率和汇率预期的综合;

美元指数、美债收益率、美联储加息的明朗预期对汇率预期的支撑,分别自三个方面加强了美元的含金量,吸引资金回流美国。

在9.27日美联储如期加息时间点前后,印尼、卡塔尔、菲律宾、越南、加拿大、巴林、沙特、捷克、阿联酋、俄罗斯、阿根廷、土耳其,以及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纷纷追随美联储提高本币利率,中国暂未跟进。

加息是提高货币含金量一种手段,从而保持与美元含金量相对稳定,防止资本形成单向流动。

其对汇率的支撑只是表象,维持资本流入与流出的稳定才是各国央行的最终目的。

04

美联储加息之前,9月18日,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在公开市场开展了2000亿元逆回购操作。由于当日无逆回购到期,实现净投放2000亿元。

9.17日,央行还意外实施2650亿MLF(利率3.3%同前一致),当日也实现净投放2650亿元。

9.12-18日,央行连续通过逆回购或MLF操作实施公开市场净投放,累计净投放资金7950亿元。

而美联储宣布加息后,中国央行暂停了公开市场操作,这意味着,央行不想对是否跟随美联储加息明确表态。

央行的不表态也是一种态度;

显示受到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影响,央行视加息为最后的选项,但对资本流入流出平衡的顾虑也使得央行无法排除加息选项。

由于货币政策的腾挪余地已趋近于无,央行以不表态创造了一种货币政策的灵活度。

将对加息的态度保留至下一次公开市场操作。

10.7日,央行降准,使得公开市场操作仍可继续推后。

由于上一次6月14日美联储加息中国央行也未跟进,叠加中国多次降准,已与美货币政策背向而行,人民币在利率、汇率及汇率预期三方面均受到不小的压力。

据彭博社报道,美银美林目前预估明年第一季人民币兑美元下看7.05元,比原来预估的6.90元更低;明年第二季人民币会贬至7.10元,也低于原本预估的6.85元。

笔者在9.24日文章《美联储加息在即,中国或将即放水又加息》中,也已从各方面说明,央行已为加息做好了准备。

央行越不想轻易对是否跟随美联储加息表态,越表明加息本身的严峻性。

否则的话,央行可以更干脆直接表明不跟随加息的态度,来加强股市及实体市场信心。

无论怎样,下一次的公开市场操作必将展示出央行的态度。

05

鉴于中国所面临的国际环境渐趋不友好,而中国已深度参与国内分工已不可能再趋于封闭。

根据国务院第26次常务会议决定,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在9.30日印发公告,自2018年11月1日起,降低部分商品的最惠国税率。

根据《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降低部分商品进口关税的公告》,为适应产业升级、降低企业成本和满足群众多层次消费等需求,从今年11月1日起,降低部分工业品等商品的最惠国税率。降税商品共1585个税目,约占我国税目总数的19%,平均税率由10.5%降至7.8%,平均降幅为26%。

显示了中国将进一步加强开放。

一个开放的中国必然需要一个开放的金融环境。

由于中国在外储及经常项目上尚不存在严重问题,提升货币含金量创造一个稳定的内部金融环境并不困难。

难的是如何在蒙代尔不可能三角中寻找可能;

由于国内贸易项已完全开放,已不可能实现完全的资本管控,那么稳定的汇率和完全独立的货币政策成为不可能兼容的两方面,已不可能同步实现。

国内货币政策已与美国已形成背离,属于完全独立的货币政策。

那就不可能再实现一个稳定的汇率,汇率的稳定只能是以消耗外储存量来短期维持。

独立货币政策之下,央行多次降准所释放的便宜资金必将冲击汇率,由于在汇率上受到不小的压力,放开汇率自由浮动已经成为一个选项,9.14日,笔者也曾在《由“逆周期因子“转向“浮动汇率”?》一文中加以阐述。

无论汇率是否放开自由浮动,汇率本身都不是问题所在,问题在于一国的金融安全即金融资本流入流出是否平衡。

一个安全稳定的国内金融环境可有助于解决国内问题,相反,只能放大国内的问题。

而释放货币贬值压力与维持金融资本流入流出平衡,两个目标想同时实现唯有加息配合方可实现。

或许,降准所释放的长期廉价资金是为了减轻加息压力,为后续加息铺路?

赞 (4)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mig蒙代尔三角写错了 顶点 货币政策独立 应该对应的边是 货币政策不独立Reply
    • 鹰盲谢谢!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