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仇日反美在中国是一盘油水甚丰的大生意

根据英国诺丁汉大学亚洲研究所网上刊物亚洲对话(Asia Dialogue)一篇分析文章表示,中国的仇日反美民间活动,不但带有政治动机,而且在积聚了多年的发展之后,已经渐生成为一门数以亿计的爱国宣传生意。就好像电影《教父》里面最经典的一句对白:这非关我俩之事,这纯粹是一门生意。

文章指出,如果要找证据,不需看别的,只需看看中国电视经常播出的“抗日神剧”。最典型的例子可算是当年因为与刘翔离婚而成为新闻人物的女演员葛天,在剧中她把一枚手榴弹藏在她的私处,他的男友在关键时刻把手榴弹拔出来引爆,结果跟日本军官一众人同归于尽。

文章指出,如果从一个严肃角度来看,有些军事专家、知识分子已经成为电视常驻的评论员,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发表一些所谓专家分析。这些靠知名度上位的专家、传媒以及观众,无形中组成了一个商业生态系统。由于他们的意见基本上跟随政府路线,这些爱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和军事专家,享受到免受政府监察的地位。不管是大陆内地还是国际的传媒,经常都喜欢找他们发表意见,尤其是那些穿上制服的,因为传媒都知道他们会讲一些耸人听闻的见解。例如拥有海军少将军衔的张召忠,就曾经在电视上向中国的观众大派定心丸,声称美国的海军没啥可怕,因为“我们的渔民在黄海放置了很多渔网养殖海带,这些渔网和海带将会捆缠美国的潜水艇”。由于这番言论,张少将从此多了一个绰号“海带将军”。文章称,张召忠也毫不在意,欣然接受这个绰号。

对于从事传媒和娱乐事业的人士而言,爱国等于有利可图。文章举例说,2012年中国政府批准303套新的电视剧,当中超过一半的故事是关于“革命”,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反日战争剧本。对制片商而言,任何抗日的剧集申请批文,等于穿上了防弹衣,必定可安然通过。制作也是同样的快速和低成本,日本人毕竟也是亚洲人。导演只需聘用中国的临时演员扮演日本兵,他们大多数都是乡下的农民,每天工资只是7美元。

文章调侃地指出,其中有一套抗日剧,里面居然还有一名黑人扮演日本士兵,在二次大战这个背景下,也算是种族平等了。

中国农民扮演日本士兵到底称不称职,也没有太多人予以理会。由于这些抗日剧大多在日间播出,因此有理由相信观众大多都是退休的长者或者是乡下人。或者可以作为佐证的就是,这些电视剧的广告,大多都是关于中药或另类的医疗服务。

文章指出,抗日剧之历久不衰,正如新华社也指出,原因之一就是很多故事都有被性侵害的中国女子,就像上文举例的“私处手榴弹”女烈士,换言之,卖弄色情也是爱国的。

不少地方政府也受惠于这个爱国宣传产业。文章指出,浙江省横店这个小地方,出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影视城,文章指出,自从2016年以来,它从旅游业的受益达到165亿元人民币,这个小镇标榜自己是“东方好莱坞”。在2013年农历新年期间,当地的员工还要加班赶拍19套电视剧集,其中10套都是抗日剧。以每年平均计算,单是横店这个影视城就出产了50套抗日电视剧。一个名叫施中鹏(译音)的临时演员告诉记者,他最忙的一天,需要向8套不同的抗战电视剧报道,扮演日本鬼子的他,当天死了8次。

文章又指出,在过去两年来,一个新的趋势隐然成形:投资转趋大规模大银幕的制作。2017年,中国动作电影《战狼2》打破了所有之前的票房纪录,总票房收入达到8.74亿美元,这是史上在单一市场票房收入第二最高的电影,名列第一的是美国的《星球大战:原力醒觉》。《战狼2》是美国电影《第一滴血》主角蓝波的中国版,他的踪迹踏遍全世界,只要谁对中国不好,他就会教训这个国家。电影结束时,银幕上出现了一本中国护照,旁白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当你们在外国地方遇到危险时,不要绝望!千万记住:你的背后有强大的祖国支持你。影片大受旺场的事实显示,售卖爱国主义的赚钱潜力绝对不能小觑。

但这门几乎是稳赚不赔的爱国生意,却衍生了一个事前估计不到的效果,人民把电影情节带进了现实世界,因此不管在德黑兰还是曼谷,抑或是东京还是长崎的机场,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稀奇古怪的景象,一群愤怒的中国旅客一边唱国歌,一边跟当地的警察冲突。他们并非是抗议他人侵犯南海的领土或有违一个中国政策,他们只不过因为飞机误点而发脾气。

文章最后指出,有拜《战狼2》此等电影之赐,尤其是电影结尾时的那番让观众热血沸腾的旁白,很多中国游客现在把一切稍不如意的事情,都当作是对国家的不敬。更多的爱国电影上映,更多的中国出外的旅客,今后我们可能一天到晚都会听到中国的国歌,甚至在一些不可想像的地方也会听到。

赞 (18)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