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长放缓、债务缠身,中国如何化解经济困局?

上海——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加上中美贸易战加剧,北京掌管经济的高官们开始迅速采取行动。

中国官员正在推动银行增加放贷,并再次允许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将资金投入到大型项目上去。他们还采取行动支撑人民币的价值。金融分析师说,随着中国政府努力避免出现三年前发生的那次震撼世界的股市崩盘,官员们也已在帮助股市走出困境。

“这是中国领导层的底线,”总部设在上海的交通银行国际业务研究主管洪灏说。

随着问题的增多,中国在采取行动。周四,美国正式将此前的威胁付诸实施,对价值16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此举加剧了一场已经影响到1000多亿美元商品的贸易战,并给中国和世界的增长前景蒙上了阴影。

中国正在下一盘艰难的棋。它必须在不让其沉重债务问题恶化的情况下,应对日益放慢的经济增长。与此同时,如果中国希望继续对特朗普总统发动的贸易战予以回击的话,就必须支撑国内的局面。

到目前为止,贸易战对中国12万亿美元的规模庞大的经济只产生了很小的影响。但贸易战让中国沉重债务负担下更深层次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中国一直在努力让经济摆脱对借贷的依赖,但由此导致的增长放缓已在削弱这种努力,让北京在某种程度上有所放松。如果贸易战给经济带来更大损失的话,中国的借款可能会进一步激增。

“中国政府总是在维持稳定和实现高质量增长之间摇摆,”香港大学经济学家陶志刚说。“当你看到政府转向刺激经济的做法时,这通常意味着政府在担心稳定的问题。”

中国经济的疲软让特朗普政府内部的一些人认为北京经不起打击,这可能会导致白宫进一步将贸易战升级。特朗普总统的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上周在一次内阁会议上指出,中国自己的官方数据显示,企业投资、零售额以及工业生产值近几个月来都有疲软的显示。

“他们目前的经济看起来很糟糕,”库德洛在那场对媒体开放的会上说。

中国最新的季度经济数据显示,经济仍在稳步增长。但经济学家一般不把这些官方数据太当回事,与美国和其他主要国家公布的经济数据相比,中国的官方数据要平稳得多,并且通常在意料之中。

其他指标则暗示了中国经济正显露些许疲态。一些消费者似乎在持观望态度。占中国经济六分之一的基础设施支出在今年的头七个月里大幅放缓。

中国东北的省会城市哈尔滨市上个月未能向退休人员发放养老金,不得不重新安排资金,以便日后发放。公司债务违约率今年有所上升,尽管与国际水平相比仍比较低。中国各大银行上个月承认,不良贷款有比较大的上升,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更为严格的审计标准造成的。

金融和经济出现严重问题的信号,促使北京当局在7月匆忙推出了一系列的措施。

中国正在采取措施确保企业和消费者有足够的资金。中国央行8月10日宣布,将确保让企业得到足够的信贷。中国的银行业监管机构曾在8月11日宣布,并在周末再次宣布,希望国家控制的银行部门向出口商、中小企业和基础设施项目提供充足的信贷。

监管机构正在采取其它措施,为银行加大放贷提供所需的金融空间。官方的《中国证券报》周二报道说,中国可能很快会修改金融监管规定,允许银行几乎不受限制地持有地方政府债券,而不需要将这些债务纳入银行在困难情况所能承受的风险计算中。此举并不能帮助中国解决地方政府近年来积累的巨额债务问题,但的确能让银行有更多可放贷的资金。

当局还在鼓励地方项目。财政部正在帮助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在今年秋季借到更多的资金,以重启陷入停滞的基础设施项目。中国的中央规划部门已批准了一系列地方政府的大型项目的实施,这些项目此前因债务问题未获批准,比如在中国东北的大型工业城市长春建设五条地铁和轻轨线路,日本汽车制造商丰田在那里有很多厂房。

金融市场也在受到激励。

股票曾在整个春季和夏季普遍下滑,使市场进入熊市,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已下跌了近10%。自那以来,中国一直在推动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中国对本国货币的价格有严格的控制。

与此同时,股市出现了上扬,分析师说,上扬是在与政府有关系的大型投资者(这些人有时被称为国家队)干预股市的帮助下发生的。上周五,中国股市曾跌至2016年初以来的最低收盘水平。但本周到目前为止,上证指数已上涨了近2%。

中国也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来安抚普通投资者。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已开始鼓励中国四大资产管理企业帮助P2P借贷平台,但帮助的细节尚不清楚,这些具有高度投机性的借贷平台近几个月来一直在大批崩溃。此外,中国政府还推迟了一个更严厉地打击各种非正式贷款或影子银行(即银行不计入资产负债表的贷款)业务的计划。

其他数据显示出中国正在如何保持一种艰难的平衡。就在中国官员推动更多放贷的同时,一项更广泛的借贷衡量指标显示,7月份的新增信贷总量有所放缓,容忍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进一步举债是一种短期措施,可能会带来长期的问题。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亲信,他曾在今年1月承诺,中国当局将在三年内让国内债务问题得到控制。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政府在过去几年收紧了一些银行对国有企业的贷款。让地方政府借更多的钱与这个承诺背道而驰。

“重点不再是去杠杆化,而是将杠杆从一个部门转移到另一个部门,”清华大学经济学家朱宁说。

政府现在向经济注入资金的做法,也许能抵消今年春天的去杠杆化努力中撤走的钱,但可能不会提供足够的刺激,让负债累累的中国经济出现实际的繁荣,北京经济研究机构威格拉姆资本顾问(Wigram Capital Advisors)董事罗德尼·琼斯(Rodney Jones)说。

“我对刺激计划是否能创造出我们过去看到的那种增长激增持非常怀疑的态度,”琼斯说。“我认为刺激计划只能消除一些不利因素。”

赞 (8)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