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爱国程度全球第二,是怎么被扣上了不爱国的帽子?

我一个研究经济的公众号,无非想跟个趋势,搭个顺风车赚个小钱钱,本轮不到我来谈爱国,无奈近日掐指一算,貌似写什么都不合适。就来谈谈爱国吧,期望能弘扬正能量。

几日之前,央视美女主播微博中认为,爱不爱中国与国籍无关,我无意去关注美女主播的个人私事,那是她的自由,法律给予的自由。

我仅从近万点赞中发现了一种趋势,这似乎喻示着很多人认为,不爱国的中国人,与爱中国的外国人,都很多。也似乎很多人认为,爱不爱国,真的跟国籍无关。

如此滑稽。

爱国程度全球第二的中国人,是怎么被扣上了不爱国这个帽子?

国是什么?爱是什么?爱国是什么?

01

国是什么?

人兼具群体性和个体性,人为什么有群体性?

源于人个体能力并不突出,聚以成群来抵御外部风险,由古代氏族社会一路演变,最终国家化。国是人之群体性的表现,国家利益也被称为公共利益。

国是共同抵御外部风险或者共同实施对外抢掠的组织。现代文明社会武力抢掠逐渐变少,或者异化为非武力抢掠,但不代表不需要防守力量。举目世界来看,有几个国家不维持其军事实力?欧日等国那也是对美国付了保护费的。

防守的能力来自于哪里?源自个体奉献。

个体劳动成果一部分上缴国家,形成公共利益,国家对个人生命财产提供保护,创造条件使收益最大化并与个体共同分享。

为了让个体与国共同分享最大收益,国家会制定法律限制居民之间抢掠,鼓励居民创造财富,如何让个体与国家共同分享最大收益,有专门科学予以研究,叫政治经济学。

国家与其居民个体之间形成如下关系:

1) 国征税,形成防卫力量,对本国居民提供保护,防止外部群体抢掠本国居民。国力越强大,对本国居民的保护能力越强。

2) 国立法,将个人自利性引导向阳光面(生产与交换),对人自利性之黑暗面(抢掠与冲突)以法律形式予以禁止。使居民专心于创造财富,个人与国家共同发展,分享最大收益。

个体与其国,共同组成完整的人,是人的个体性与群体性的分别表现,国家利益是同一国籍者的公共利益,是不可分割的。

02

爱是什么?

爱是一种奉献,奉献一词也能看出,爱是一种舍弃了自身收益,让渡他人的行为,这通常是指物质奉献,因为精神奉献(嘴上爱国)显然没有舍弃自身收益,也无法助益国力强大。

妹子们对爱的理解就很到位,爱不爱我就看舍不舍得为我花钱。不花钱光嘴上说爱的,那肯定只是想骗P啊。

物质奉献会赢得精神享受,升华自己,富有爱心的人通常都是快乐的人,但不改变其本质,这是一种奉献。

那么,爱国就可以认为是对本国进行物质奉献。譬如、爱国买房、爱国买股、爱国捐赠,加上爱国两字就知道,那是让你奉献来着。

以对外、对内分别来看:

1) 对外:国民对国家奉献了物质,而国家防卫能力增强,又会保卫国民、企业不受外部侵犯。譬如,美国已可将对本国居民、企业的保护扩展至全球,随着中国国力增强,中国对海外居民和企业的保护能力大增。

2) 对内:国民对国家奉献了物质,国家将资金用于社会内部改造,以法律形式防止自利性之黑暗面发展,个人又会有更舒适安全的社会环境,专心于创造财富,增加物质回报,这是爱国的良性反馈。

从经济学自利性出发,自利会驱使个体逐利,而对国来说,只要个体有不违法(不抢掠)的逐利行为,就必然会对群体性(国家)做出奉献,利己即利国。

一个中国国民,只要他遵守法律,就代表满足了国征税、国立法两个促进国力增强的原则,那么他就已经按照国家要求,对中国做出了他应有的爱国奉献。

这必然跟国籍紧密相关。一个外国人,其守法最终表现为爱其自己的国家,跟中国无关。

守法即爱国,中国人不爱国从何谈起?

况且,2009年,福布斯中国税负痛苦指数全球排名第二,《福布斯》指出,“税负痛苦指数”包含了纳税人对纳税负担的实际感受。

意为痛苦指数是建立于纳税(居民上缴国家)扣减福利(国家返还居民)之上,这部分即可视作居民对国家的所做的奉献。

以此来看,只需守法,中国人已经付出了世界第二的爱国实际行动。

03

为何中国人爱国行为会污名化?

但人毕竟是兼具个体性与群体性,个体与国家共同收益最大化,这是历史趋势,这需要合理分配。

个体分配较多,国家分配太少,固然容易招致外部入侵。国家分配较多,个体分配较少,却是经济失去内需驱动,也易产生腐败问题,或招致个体对此抱有怨言,而抱怨这本是国与民共同创造最大收益这个历史趋势形成过程中,必经的磨合历程。

大约是人特别容易习惯某些极其易得的爱,这种爱越来越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假使这种爱不能再进一步就会被视为巨大缺点,并且越来越不能容忍这些缺点。

但爱之奉献,终有极限,中国劳动者报酬占比GDP长期不足5成,2007年甚至低于4成,将奉献再进一步就显得颇为艰难。

或许无法奉献更多,或许是部分个体对于分配模式有所怨言,这个特征被归结为部分中国人不爱国,观点已有扩散化趋势,甚至导致部分中国人自己都相信了,自己或许已经有点不爱国。

却忘记了,最大的爱国,唯守法而已。

04

外国人爱中国的过度美誉化

反观外国人,他的个体性与中国的群体性全无关联,奉献更是无从谈起!

一个中国人移民海外,就已经与原有的群体性关系(中国)做了切断,而重新关联上了新的群体性关系(外国),这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他要遵守别国的法律,并为之纳税,他就是以实际行动去爱其新的国家,并为增强其国力奉献了一份力量,却独独不会为中国奉献什么?他能爱中国的,大概全在嘴上。

其个体发展再好,不但不会对中国的国力强大带来半分助益,反而会给其他国家带来国力强化,或许就是中国的对手。

是梁静茹的《勇气》给足了信心,让这帮“可敬”的外国人认为自己才更爱中国吗?

也或许,正是因为他们对中国全无奉献,偶有一丝贡献即会让人感觉到巨大的惊喜,并会带来巨大的宣传效应,居然让外国人更爱中国这个畸形的观念得以广为流传。

想起一个冷笑话:

一个慈母,特别宠爱自家孩子,孩子从不感恩,并认为母亲不够爱自己,以至于连母亲自己都认为自己无法满足孩子更多,就是不够爱孩子。反而一个陌生人稍微给孩子一点小恩小惠,孩子就会对此感激涕零。

05

自利性逻辑下,海外华裔“爱“中国的出发点

经济学是一门科学,这门科学的基点是人的自利性。

一个人移民无非出于利益驱动,要么是另一个国家可以提供更好的群体性激励(譬如公共服务、国民保护、财产安全、个人安全、环境等),导致其逐利;要么是一个国家可以提供更好的个体性激励(譬如劳动成果分配、个人职业历程等),导致其逐利。也或者两者兼有。

譬如,将孩子生在海外的中国人,明显是想让孩子搭便车拥有别的国家的福利(群体性),逐利本就是社会进步的动力,现代人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移民无可厚非,并不值得指责。

但强调“爱”就有点事实矛盾了,确实,绝大多数移民海外的人也会如身处国内的人一样深切的希望中国更富强,甚至会比身处国内的人更希望中国国家富强。除了同根同源的祝福之外,我却更倾向从自利性找出其缘由。

为什么移民海外的人一边把自己的个体性与中国做了切割,从此不再为中国国力变强做出丝毫贡献,一边又特别希望曾经被其切割的群体性(中国)更加富强?

或许从自利性角度也可以找到解释:

群体性:别国群体性历史形成过程,华裔移民并没有参与建设或参与较少,容易招致原生居民的歧视,甚至可能无缘由成为攻击对象。而中国的国力增强,就会对其海外移民形成外溢保护效果。譬如,随着中国国力的加强,海外华人的处境大幅好转,而之前中国国力较弱之时,海外反华行动则严重得多,印尼就曾于1965、1998年皆发生过反华屠杀事件。

个体性:而另一部分,则是包含真正的外国人、华裔移民或者准备移民群体,他们从中国国力增强的发展过程中受益,其个体发展与中国关系紧密,也希望能从中国的进一步发展中获取更多,但却并不想与中国的群体性形成关联。

可以发现,或许一个外国人所谓的对中国的“爱“,仅是一种良好期愿,期望中国更好,以对其产生外溢效果从而得利。

然而这种期望的达成却只能源于中国国内居民为国奉献,报有此种期望的外国人中,不排除少量部分具有伟大情怀,但绝大多数并未打算为之奉献什么,仅仅想从中获利而已。而无奉献说什么“爱”?

中国人之爱中国,在实际行动上本就是人之个体性与群体性的必然逻辑,无需体现在言语上,哪怕语言有所怨怼也不改变其本质。

而外国人当然也存在必然逻辑,即以实际行动爱他自己的国家,任何语言都无法改变本质。

而爱是奉献,让一群外国人为多个国家奉上多份奉献?这貌似并不符合自利原则。假如是的话,那经济学可以推倒重来。

那么所谓的“爱“,大约只能归结为,有那么一帮外国人,X话说多了骗得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赞 (6)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