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财主 | “上帝之屎”有什么用?

500年前,位于今日墨西哥的阿兹特克人,发现了一群奇怪的类人生物。

他们自大海乘船而来(墨西哥东海岸登陆),有着白皙的皮肤(阿兹特克人是黄皮肤),说着奇怪的语言,穿着似乎是由白银和岩石混合做成的衣服(钢制盔甲),骑着一种类似于鹿的高大且能快速奔跑的四足动物(战马),某人会用嘴巴对着一种奇形怪状的东西吹(喇叭),然后就会有响亮的声音传出;他们有闪亮而又锋利的神器(金属刀剑和枪矛,而阿兹特克人只有石制和木制武器),沾上人身便会让人流血受伤;更有一种树杈一样的棍棍儿(火枪),在距离很远的地方对着人,伴随着一声巨响和烟雾,就会莫名其妙的让人皮开肉绽血流满地然后痛苦死去……

阿兹特克人认为,这一定是神灵带着神器下凡来了,根据神话传说,阿兹特克人的祖先羽毛蛇神来自东方那浩淼的汪洋尽头,如今,他们终于回来了!

——这些家伙当然不是神灵,而是以埃尔南-科尔特斯为首的西班牙殖民者!

阿兹特克人很快发现,“神灵”对他们很不友好,但却很喜欢他们拥有的一种质地很软的黄色金属,一看到这种金属就两眼发亮,寸步难离,甚至直接动手掠夺、屠杀无辜。

阿兹特克人实在是一头雾水:

这玩意儿既不能吃又不能喝,既不能够充当武器,又不能用作工具,唯一的用处就是加工成首饰和雕像,正因为它没有什么用处又比其他所有东西重,而且天然就有,又软又黄,很像大便,所以阿兹特克人一直认为这是“上帝之屎”!

(阿兹特克语将黄金写作“teocuitlatl”,意思是“上帝的大便”)

为什么西班牙人对屎如此感兴趣?

科尔特斯对阿兹特克人解释说:

“我们有种心病,只有黄金能够医治”!

西班牙人的确病得不轻,唯有黄金能够拯救他们,到了今天,黄金换成了美元,而全世界的人们都患了和西班牙人一样的心病,为这种既不能吃又不能喝的废纸和数字神魂颠倒,乃至发动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力量去赚取美元(外汇)。

说到底,这种心病到底是种什么病?

答案是——信用中介缺乏症!

当我们想要别人的商品或者服务的时候,别人为什么要给我们提供这些?

只有当他们相信,我们会回馈以同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之时,他们才会乐于交换!

——问题来了,别人凭什么信任我们?

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一种信用中介。

拿着这种东西抵押给对方,对方相信,有了这个抵押品,他能够收到同等价值的回馈——

OK,他愿意给你提供商品或服务,就这样,交易达成,经济发展。

所有的货币,本质上都是信用中介!

黄金是信用中介,美元是信用中介,欧元日元英镑人民币都是信用中介,更广义来说,债券、股票、房产乃至大家所公认的任何资产和财富,也都是信用中介。只不过,人们选择了认可度最广、成本最低、使用最便利的东西,来充当信用中介,然后,这种东西就成了人们日常使用的货币。

在500年前的欧洲,因为大多数贵金属都在历史上被出口到东方换取丝绸、瓷器、茶叶之类的商品,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又占据了他们通往亚洲的商贸通道,整个欧洲缺乏合适的信用中介,另寻渠道找到贵金属和东方的商品,就成了当时所谓“地理大发现”的最大动力。

时至今日,以美国为首的各国央行都在实施信用货币制度,央行可以把一文不值的废纸通过政府的印钞机,变成良好的信用中介,甚至,只是在键盘上敲下数字,就能创造出几万亿元的信用中介——按道理来说,信用中介缺乏根本不会成为问题。

然而,现实并非如此。

对于某一个国家政府来说,他们在国内固然不会缺乏自我命名的信用中介,但因为遏制不住的滥发,他们的货币其实并没什么信用,一旦冲到国际上购买商品和服务,他们还是缺乏信用中介。

而美元,因为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的国债作抵押,有美国人未来的税收做担保,就成为了当今这个世界上大家最认可的、国际通行的信用中介。

但,黄金作为国际信用中介的角色,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被隐藏了而已。

1944年,在全球主要国家财政部长和国家银行掌舵人参加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美国主持制定了“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的国际货币规则,天下人人皆知,美元正是由此得以登上“国际信用中介”的宝座——所以,美元能够获得国际信用中介的地位,是借助了黄金才得以实现,一直到1971年之前,美元和当时世界上的主要纸币,都还明确规定了含金量。

可是,因为二战以后滥发太多,美元的信用早已不值那么多,于是在1971年8月15日,美国总统无奈宣布,“暂时关闭黄金兑换窗口”(实际是永远关闭),彻底斩断了黄金与纸币的关系,人类由此才不得不整体滑入彻头彻尾的信用货币时代。

美元通过黄金上位,最终却踢开了黄金,历史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在美国政府关闭黄金兑换窗口之后,本质上也是纸、毫无内在价值的美元,能成为当今国际上使用最广泛的信用中介(我们所谓的“货币国际化”),是因为——

1)美国政府相比其他任何国家政府,在国际社会中更有信用,所以可以用国债代替黄金作抵押来发行美元;

2)国债能够得到大家信任的背后,是美国民众作为一个整体,也比其他国家民众作为一个整体更有信用,人们相信未来的税收,可以支撑美国政府的债务发行。

更深远的说,人们接受美元充当“国际信用中介”,是因为美国强大的粮食生产能力、强大的商品制造能力、强大的科技创新能力、强大的军事维持能力,还有——能被人类多数精英所认可的普世价值观……相比之下,世界其他任何国家或者国家集团(如欧盟),根本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但是,被隐藏的黄金,却一直都是美元最强有力的竞争者。

黄金胜过美元的地方,在于它无需任何机构信用背书,而且黄金产量几十年来增长率都在2%以内,不存在滥发问题——但黄金最大的缺点是机械,数量不能随意增加,无法满足政府们“调控经济”的需要,而且黄金使用的便捷性和成本都比美元高出不少,也因为没有信用主体来背书,持有黄金得不到什么“无风险收益”……

美元胜过黄金的地方,在于它使用最为广泛,支付最为便利,而且能以最低成本置换到其他资产,还可以通过购买国债实现所谓的“无风险收益”。然而,美元有个最大命门——政府为自己相关人员的利益会滥发,降低其信用。从这个方面来看,国债的“无风险收益”,就是对纸币可能滥发造成真实通胀的补偿而已。

正是从充当信用中介对手的角度,才会有“黄金是永不贬值的美元”这种说法,如果用黄金来衡量,从1971年美国政府关闭黄金兑换窗口到现在,美元失去了其97%以上的价值。

从10年以上的长周期来看,美元和黄金的数量对比,是两者作为信用中介角色对比的关键,也是黄金价格的真正驱动力。

根据世界黄金协会(WGC)和黄金矿业服务公司(GFMS)统计,截至2017年,全世界已开采出黄金约为18.72万吨,其中约三分之二是自1950年以来开采的,2018年世界黄金矿产量为3347吨,相比较世界上的黄金存量,过去15年平均年增长率为1.7%左右。

数据来源:GFMS,WGC,图表为笔者所做。

再来看美元数量(按基础货币计算),自2003年以来,美元基础货币由2003年初的6883亿美元,变到现在的32821亿美元,数量增长至原来的4.8倍,折算下来,其年度的增长率约为13%。

数据来源:美联储(Fed),图表为笔者所做。

神奇的结果发生了:现在的黄金价格,相比2003年价格的涨幅,差不多就相当于美元货币增长率减黄金产量增长率累计下来的结果!

因为美联储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QE大手笔操作,美元的基础货币变化十分剧烈,所以看美元基础货币的数据与黄金价格对比,可能看不出来两者的同步性。

不过,刚才说了,美元主要是采用国债作抵押来印刷,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观察美国政府债务与黄金价格的关系来发现这种一致性。

(说明:2008年以前,90%的美元都是以国债做抵押而印刷,但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由于美联储直接入市购买房地产抵押债券MBS,现在的美元,大约有55%是国债作抵押,40%是MBS作抵押,现在,随着2008年危机的影响逐渐消退,美联储接下来很可能选择慢慢将MBS置换回国债。)

下图中的红线为美国联邦政府债务,黄线为黄金美元价格,黑线为美国债务上限设定。

数据及图表来源:http://www.goldchartsrus.com

2000年起到现在,黄金价格上涨与美国债务增长趋势基本一致,在2007年以前,黄金价格跑输债务增长速度,但随着美国政府债务的飞速增长,2007年黄金价格开始大涨,其涨幅远超过了美国政府债务增加的速度——黄金价格跑得太快的结果是:

2013年以来金价大幅度下跌!

在过去5年多时间里,鉴于金价再度大幅度跑输美国政府债务增长,我们可以认为,以美元计价的黄金,目前处于低估的状态。

黄金与政府债务的关联,如果反映到中短周期的具体表现,就是与国债收益率、特别是通胀保值债券(TIPs)的收益率(所谓的“通胀预期”)变动密切相关

赞 (13)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