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背后,互联网帝国繁荣落幕

文:凭栏欲言

 

近几天,996工作制引爆网络。

什么是996呢?

996工作制意思就是早晨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这招致了群起吐槽。

 

前几年,也有一个视频在网络上刷屏。

刘强东不满员工宿舍为四人间而大骂地区领导,不是“高级单身个人公寓“,”简直是80年代的南方黑心工厂“。

要让兄弟们活得有尊严,掷地有声,激发了一轮网上的热烈追捧。

 

几年之后,几日之前。

刘强东再次发话,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

01

互联网企业繁荣落幕

 

每一家成功的企业,如非垄断;

在微观上,几乎都立足于其产品和服务更具竞争力,即具有更高的性价比。

在宏观上,则推动社会的经济的发展。

 

经济是一个分工和交换的过程,提供更有性价比的产品或服务,可以让消费者在消费能力不变的情况之下消费更多产品,这就会激励生产企业生产更多,促进经济增长,经济就欣欣向荣。

从而达成微观与宏观的统一。

 

互联网企业创造财富吗?

财富,一般意义上指可转移、可存储的具有交换价值的东西,多指商品。

服务则因为其具有不可存储性,提供服务的过程即是生产也是消费,一般不定义为财富。

 

互联网企业以提供服务为主,在微观上不创造财富,只是参与了财富再分配。

从这个定义上出发,甚至有很多人认为互联网企业做的无非是依靠蚕食实体经济获取利润,却并不准确。

 

互联网企业提供的服务降低了交换过程中的无谓损失,提升了交换效率,驱使终端商品价格降低,激励消费增长,刺激生产企业生产更多。

最终经济增长,财富增加。

由于互联网企业提供的服务面向所有行业,范围极其广泛,其全面化的促进了社会交换效率,促进消费,激励生产企业生产。

宏观上,互联网企业创造了大量财富。

 

对社会效率的促进总会得到丰沛的回报。

电商平台、打车平台、聊天软件等,通过降低了流通成本、出行成本、通讯成本等支出促进经济效率。

其盈利模式可简化描述为,减少商品分工与流通过程中的费用支出,并参与分享,最终成为成功的企业。

 

例如Ub**等打车平台自身并不拥有任何车辆,其整合利用闲置资源提供服务,从而降低通行成本,并参与分成。

但共享单车等则不同,其资产归属自身所有,其投入要求高额回报,通行成本实际没有降低,对宏观经济增长并无长远的推动作用,仅仅是通过企业补贴实现短期费用降低。

两种模式结局理所当然会迥然不同。

 

也可以理解到;

为何异军突起、骤然爆发的企业总爱集中于BATJ这种互联网企业,因为相比于其他类型企业对单一经济领域的促进,互联网企业立足于跨行业的提升经济效率,其对经济的提升效率更高。

正因为互联网企业横跨所有行业的促进了社会经济增长,他们才会成为那批最成功的企业。

按照企业生命周期理论,企业发展一般会经历四个阶段:创业期、成长期、成熟期和持续发展期(或衰退期)。

互联网企业也难以例外。

衰退与持续发展的区别,在宏观上,为企业是否找到了继续促进经济增长的动能。

互联网企业在成长期依靠多轮投资输血生存。

至成熟期,新增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竞争对手也逐渐减少,寡头垄断模式开始形成,前期资本投入开始要求回报,流量费用逐渐高昂,对经济效率的促进效果渐渐消失。

目前,互联网企业流量红利基本开发殆尽,已进入存量博弈时代,对经济交换效率的提升效果已经消失,却并没有找到新的促进经济增长的动能。

 

相反,利用大数据杀熟、流量费用泡沫化、不良医疗广告等立足于流量套现的迹象极其明显,逐步衍化为寡头经济阻滞经济增长模式。

互联网企业的成功得益于其推动了经济效率;

也将受制于其拉低了经济效率,并由此进入衰退期。

 

在宏观经济周期下行压力之下,双重共振向下。

 

02

996,加量不加价

 

老板要求员工责任心向老板看齐,员工要求老板给待遇向老板看齐。

这本来就是权责不符,历史无解题。

人人都只会对自己的资产经营最为尽心,对他人资产必然没有那么用心。并由此催生了产权私有,以提升经济效率。

 

但只要是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市场处于充分竞争状态,劳资双方可以充分选择,是否996有什么可以争议的呢?

客观的说,互联网企业996工作制隐性存在多年,并非现有,为何就突然出现了巨大争议呢?

 

争议点在于,加量不加价。

 

在互联网红利期,高回报刺激资本呼啸而来,资本与人力的供需关系拉高薪资,IT从业人员薪资之高皆有所闻,加班自有高薪予以奖励。

 

目前,互联网企业红利期结束,也没有迹象显示后续有明显的爆发点可以提升社会经济效率,已经处于红利变现期末期。

大数据杀熟等行为会提升价格,降低消费量,从而压低经济效率。

压制经济效率,是互联网企业开始步入衰退期的标志。

 

互联网企业繁荣顶峰下滑,岗位需求开始下降,具有裁员及降薪压力。

而996只不过是软性降薪而已。

 

之前的996工作制弊端少人提起,到现在却集中爆发,这明显不是对996工作制不满,而是对收益不满,对加量不加价不满。

 

4月12日,马云发文谈及996工作制,认为任何公司不应该强制员工996,但是年轻人自己要明白,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对996报以一种支持态度。

 

同日,刘强东也在微信朋友圈中回应近期京东裁员、高管“地震”以及996等传闻。

表示,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5或者996,但是每一个京东人都必须具备拼搏精神!并谈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我是要为18万兄弟背后那18万个家庭负责,还是留下那1%混日子的人,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4月15日,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向全体京东配送员发内部信。刘强东在信中表示,公司取消配送员底薪不是为了降低工资。

共同增加公司和员工的收入,这是本次调整唯一的目标。

“在过去只派件不揽件情况下,大家的收入差距很小,典型的大锅饭机制,以后公司必须打破大锅饭,让价值观好、能力强的兄弟挣得更多,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刘强东表示,“我知道打破大锅饭会有短期的痛苦,但是如果不能忍受短痛那就是等死!” 

这是刘强东在3天内的第二次发声。

 

逆舆论压力而上,凸显了背后问题严重。

 

我无意去揣测个人人品,个人人品改变不了资本逐利的现实。

 

03

996与美誉度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它的利润源于基本利润和品牌溢价。

在品牌建立上,有两个维度;广域度和美誉度。

 

顾名思义,广域度是指广为人知的程度,美誉度则指一个企业获得公众信任、好感、接纳和欢迎的程度。

广域度在企业品牌建立中偏向于量,而美誉度在企业品牌的建立中偏向于质。

 

企业品牌会带给企业额外收益,而美誉度又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2008年的汶川地震中,红罐王老吉的母公司”加多宝“集团首先捐出了一个亿,极大的提升了公司美誉度,当年销量暴增,由此坐稳了中国国民饮料的宝座。

 

刘强东不满员工宿舍四人一间而大骂地区领导,称基层快递员为自家兄弟,号称不放弃每一个兄弟。

背后都是在为京东提升美誉度,从而提升京东的盈利能力。

 

然而,衰退期的互联网企业们,有着压缩成本,压缩岗位的压力。

降薪裁员无疑会降低美誉度。

裁员尚可冠以末位淘汰加以修饰,降薪则更为明显让员工及公众对公司发展信心不足,对公司美誉度不利。

 

996应时而至。

不强制,年轻人主动奋斗争取,互联网大佬们的言辞惊人的一致。

 

年轻人主动奋斗争取,可以用最小代价的美誉度降低,压缩企业运行成本,腾出利润空间。

不主动奋斗争取的,都懂。

 

三个人干四个人的活,另一个该去哪去哪,就实现了成本压缩。

一种意义上,马云说的没错,有996很不错,很多人想而没有机会。

 

而刘强东也由‘不放弃每一个兄弟“;

至’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再至”无底薪“奔跑的兄弟们。

京东的困局并不由人设崩塌带来;

而是身处困局之中,无力再去维护人设(美誉度)。

 

04

而界定996是否合适,是法律的责任,却很难是企业的责任。

 

是维护美誉度放弃996?还是选择996模式压缩成本?

对企业来说,只看哪项能带来更大的收益而已。

 

如果放弃996能极大的提高公司美誉度,为其带来超额利润,公司会毫不犹豫的放弃996这种不甚人性化的制度。

反之,舆论压力再大,996也会继续。

 

资本逐利,从不会改变。

赞 (22)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愚不可及先问一句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5天,这件权利是从哪儿来的? 再问一句,996合法吗?Reply
  2. 都行作者分析的理智,透彻,支持一下。Reply